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必培养
    “怎么回事!说好的前十一定要全部到手,怎么就能跑了一个呢!你们一个个的干嘛吃的!之后的训练统统再加三倍,让你们长长记性。知道知道好歹!”

    “还有你,往那看呢,就是说你呢,别以为这次拿了第一你就牛了,就了不起了,要是下次被别人打下来,我看你脸往哪里搁!一次的辉煌从来不代表永恒,知道不?”

    “你,这次第二的那个,你知道距离第一就只差一步么,就不能再努点力么?下次要是拿不到第一,看我不打死你!”

    “那边的那谁,你比试之前不是自我感觉良好,不是自吹自擂舍我其谁么么?怎么就只拿到了一个第六呢?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信口胡吹,大吹法螺!”

    “还有你你你……他们自然尚有不足,可是他们都赢了他们的对手,取得了名次,可你们呢,一群没点出息的,居然被别人给比下去了!那边可不是咱们九尊府的师者在授徒,你们凭什么输,为什么会输,还不就是因为你们平日里不够努力,你们知道你们的落败,就是在啪啪的打咱们九尊府的面皮,就是将咱们师尊们的赫赫威名丢个干干净净!”

    “这次排名倒数后百个人,全部扣发当月福利!扣发当月月例供给!”

    “下个月的排名若是不能有所增长,那就直接扣半年!连续三次,扣一年,连续五次排名无增长,对不起,这辈子你都不用再指望派门资源了,九尊府的资源,绝不供给没毅力没斗心没进步的废物!”

    杀气腾腾的奖罚制度被云秀心这般宣布,下面霎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从此以后,就按照此法!”

    “等擂台赛三个月后开始实行,届时再制定新的奖罚!”

    先不说云秀心大师姐的说词如何如之何,但这惩罚力度,貌似有点太高了吧?!而且怒火覆盖面也是辽阔得过分了,貌似就没有该奖赏的人了么?!

    适时,下面有个胆大的小子叫道:“大师姐,您只说了落后的怎么惩罚,不够努力不思进取的确实该罚,无可厚非,但你怎么半点都没有说排在前面的怎么奖啊!诸如进步大的怎么奖?从一万名之外杀进一万名,又有啥说法没?还有一次前进十名,前进一百名,不该同等待遇吧,要是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说法,这也于理不合啊?”

    云秀心脸色登时一囧,她因为两派大比战果不如预期,怒火填心,大发雷霆,信口道出许多惩罚条例,却没有思量奖励方面,此刻被蓦然问及,不禁词穷,顿了一顿才面红耳赤的怒道:“这些自然都会有说法,等回头我们商量一下,便会拿出具体方案的时候,即时公告!”

    听到云秀心这么一说,大家登时群情汹涌;有奖有罚,你罚得这么重,那么相对的奖励肯定也该很重才是啊,若非如此,便是于理不合,岂有此理啊!

    眼见事态已趋过火,云秀心等十大弟子回去之后,紧锣密鼓地开了半晚上的会;最终孙明秀用之后一夜时间,写出来具体奖惩章程。

    每次大比第一名者,重奖。

    每次大比排名前十者,也有奖,也是重奖,只是比首名的略低一线。

    之后大比排名出现变更,视具体情况而定,比如你从原本的第一名滑落前三,这种情况是没有奖罚;但若是一下子滑落太多,比如一下子落出前三,则有相对处罚;以此类推。

    嗯……云秀心之前所言的那套,根本就是不经大脑考量脱口而出的话,没有参考价值,直接作废了事,真要是第二只能进步成第一,第一不许退步,每个人只能进不能退,岂非是要弄死所有人么?

    在之下,如原本在前十者,只要前进一位,原有奖励翻倍;然而掉落前十的,原有供给减半,并支出一定自我资源作为处罚。

    此规则,以此类推适用于排名前一百名的所有弟子。

    然后是前三百名;前五百名,前一千名;前三千名,前五千,奖励与惩罚依次降档次实行……

    再之后的五千名,则是不奖不罚,维持现状;

    至于排名最后的四千弟子,所有较前次大比排名有所进步提高的,不奖不罚;但裹足不前乃至有所退步的,处以针对性处罚!

    排名更后的两千名,罚。

    最后五百名,重罚!

    最后一百名,连续三个月还处在最后一百位次的,则自动补位杂役弟子。

    算是末位淘汰机制!

    林林总总下来,居然罗列了二十几页纸,而且,这还只是初步规划,远远没有彻底完善的地步!

    “这不是要我写一本书的节奏么……”

    孙明秀为之苦笑。

    这个工作,理所当然的着落到孙明秀,玉成航,白夜行等几个人的身上;至于云秀心,胡小凡,路长漫,程依依等主峰弟子,对此全部撂了挑子。

    云秀心的修为在众弟子中虽然称冠,但说到内务外事,一应门派管理,除了张嘴瞎咧咧骂人之外,嗯,或者还能上手打人,但此外真的就再没有别的能水了!

    “能者多劳。”

    云扬与洛大江等人对于这种状况,仅止于旁观,并没有人说任何话。

    反倒是孔落月私底下来找云扬谈了一次:“老大你是怎么想的?你这掌门一脉弟子,没见你专向培养啊?云秀心是众弟子中公认的承继你衣钵之人,你不仔细调教,她彼时何能领袖本府呢?!”

    云扬一脸蔼然的笑道:“为何要专向培养?”

    “……”孔落月登时为之语塞。

    为何要培养?!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你是九尊府的掌门,是府尊,难道你不培养你的衣钵传人做下一任的掌门人么!?

    这才是合乎逻辑的延伸吧?!

    “落月,我想你对我的想法存在一种误解,或者说是一种盲区,我的弟子未必就一定是九尊府的下一任当家人啊!让孩子们自己推举他们信任的人,也让他们自己去寻找自己在门派之中的定位!这才是一个门派的长久发展之路!”

    云扬嘿然道:“掌门的弟子,可未必就一定要做掌门人!还是做他们最合适,最适合的工作,才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