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舍得与前辈分别啊
    蟒九笑了笑:“现在看来,倒是我们担心的过了,你之心性通达,当真远远超出你的年纪与该有的阅历。”

    云扬含蓄的微笑:“前辈放心,这其中的是非轻重,云扬自信尚能分得清楚明白。毕竟,谁也不想一朝枉死,身死道消,求存长生不过生灵本能。”

    蟒九舒了口气,道:“你明白这点便好,你从东极天宫出来,自天罚圣地走出去,此后将是无量腥风血雨偕行……只可惜这一切,乃是属于你的强者之路,无可回避,只能靠你自己,你于咱们天罚圣地有大恩德,但咱们却帮不了你多少,实在是惭愧得很。”

    云扬道:“只要前辈能够将我这狐狸头给去掉,还我本来面目,便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感激不尽,无意强求更多。”

    “……”

    蟒九居然一下子噎住了,良久才苦笑一声:“别的倒是无妨,总有商量,唯有这一点……老朽还帮不了你。”

    云扬愣住,吃吃道:“这是为何?以前辈的修为层次,本身实力,既然力不及此?!”

    蟒九咳嗽一声,一脸的难以启齿,吭哧半天才道:“咱们几个人在知道你的这层变故之后,专门商量了一下,咳咳……大家都认为,你现在这个狐狸头,乃是你的一个机遇……”

    云扬顿时头晕脑涨:“我这个狐狸头,是我的机遇?”那意思是故意的不给我解除?

    蟒九脸都有些红了,道:“关于这点真不怪我,当时东方浩然坚持此说,他再三坚持……你的这副狐狸面貌可以让你的江湖历练增加很多的……机遇……更可以让你的实力在最短的时间里……突飞猛进……咳咳……”

    话说到此,蟒九已经彻底面对云扬的目光,非常果断的将东方浩然出卖了。

    “……”

    云扬这一刻的感觉简直是无法形容,简直了,简直了!

    只感觉浑身鲜血都在知道真相的一瞬间冲上头顶,一时间脑袋嗡嗡作响,难以自抑。

    这一刻,只有一种想法:我要回去!我要回到东极天宫,抓住那个不要脸的老不死,狠狠的打死!

    我现在功成名就,最该做的事情其实是衣锦还乡明白吧?

    而这,还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点!

    最重要的,同时还是最关键的……我的两个未婚妻,现在都有下落了,我现在合该早早的找过去,再会佳人……之后就是郎才女貌花好月圆啊。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这些老混蛋串通一气,不给我这个大陆英雄恢复本来面目……

    是何居心?

    你们这是何等的恶趣味啊!?

    什么增加历练!

    分明是八级大混蛋的狗屁说法啊!

    “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般厚颜无耻之人!”云扬咬着牙,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崩出来这句话。只感觉自己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蟒九干笑的点着头,心中寻思:这话,不是骂我吧?

    却是猛点头附和:“东方浩然的确是……不咋地的!”

    云扬翻着白眼,看着勉强这位天罚之主,一阵阵的气闷。

    这句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

    刚才听蟒九说道东方浩然等前辈,作为玄黄界最最顶端的大人物,为了自己如此筹谋,将一切都计划到了无限细致的地步,可以说为了自己的成长,煞费苦心;云扬心中全是温暖和感动。

    哪怕明知道自己走出去就是天下皆敌,时刻需战,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好。

    那份感激之情,可谓早已经在心中满溢,不断在想:若是将来有一天,我能取得某些成就,必然会重重报答东方浩然等人。

    但前后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形势急转直下,心态更是天翻地覆。

    突然间这几个老家伙的恶趣味面目,就这么明晃晃红果果地暴露在自己眼前,云扬顿时气的肝都肿了,肺都鼓了,而且还是突如其来的气爆的!

    捂着胸口,艰难喘息:“我的肝啊,我的肺啊……气的生疼……要爆炸了……”

    蟒九咳嗽一声,没话找话的安慰道:“云小兄弟……不必这般耿耿于怀……所谓成大事不拘小节,外貌对于咱们修行者来说,不过是一件最为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一点初心不变,外貌不过小道尔,千变万化尚且不在话下……一小段时光的不如意外貌又算的了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看得开些才是啊!”

    云扬悲愤至极的道:“蟒九前辈……敢问您有媳妇么?”

    蟒九咳嗽一声:“咳咳……这个,有时候,咳咳咳……”

    云扬指着自己的胸口,椎心泣血的说道:“我还是个光棍儿呢……您懂不?”

    蟒九只是一味的咳嗽:“咳咳,咳咳咳……”

    这个话题,委实是不好接。

    云扬悲愤万状的道:“我自从飞升上来,就和我未婚妻失散了……而就在几个月前,我终于得知了她们的准确下落,只待我找过去……”

    “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相思之苦您知道么……可如今,我去见她,却顶着这么一个脑袋……您可以想想,若您是我未婚妻,会不会接受?又会有什么反应……这是小节吗,这不是吧……”

    云扬问道。

    “咳咳咳咳……咳咳咳……”蟒九只是咳嗽,好半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作为活了偌久岁月的老牌子前辈,很可以说是看透人生百态,云扬所言会不会接受云云,这根本就是明摆着的事情,就人家未婚妻而言,承认不承认狐狸脑袋是云扬还是另一回事儿呢!

    若是老夫老妻,遇到这种事情,或者还有解释的余地;但……作为尚未成婚的青年男女来说,尤其是还没什么实质进展的青年男女来说……这根本就棒打鸳鸯的必杀利器!

    至少在蟒九想来,对方女孩子就算明知道这个狐狸头就是云扬,那也是绝对不可能和他有任何亲热举动的!

    云扬求道:“蟒九前辈,要不然咱们转圜一二……您偷偷的帮我解开,我自然会在人前加以遮掩,仍旧以狐狸面貌示人就是;这样不就两全其美?”

    蟒九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东方浩然那家伙唯恐我因为天罚圣地的恩情偷偷帮你……逼我立下了天道誓言……我现在也是悔不当初,有力难施啊!”

    云扬呆住!

    愣住!

    良久良久之后,云扬猛地站起身来,指天狂骂:“东方浩然,我###¥¥¥XXXX你的……”

    一阵狂骂,直震得天罚圣地上空嗡嗡的响。

    外面的一众兽王尽皆面如土色。

    这,这也太劲爆了吧……

    就在咱们圣地之中,骂翻了东极天宫宫主的祖宗十八代,无有幸免,这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啊……

    云扬极为激动的骂了半个时辰,居然全然没有重复的言词。听得兽王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人类的语言真是博大精深,光是这门外语,便是大有可为!

    看来咱们这几千年努力学习,还是学的不到位……

    至少至少,比起这位云掌门,咱们语言运用能力,还是差得太远了。

    自觉做了帮凶的蟒九干脆封闭了自己的六识,哎,骂东方浩然的,我听着怎么还不大得劲儿呢……对了……我得用留音玉留下一份儿……等啥时候看到东方浩然了,我得送给他欣赏,干下这等缺德事的家伙,岂能不亲自品味一番。

    再过好半响,大骂完了的云扬,锐气渐消,愈发地没了办法。

    照了照镜子,看着镜子里面英俊的小狐狸面貌,满眼满心满身的欲哭无泪。

    谁能明白我心中的无奈与伤悲?

    来天罚圣地最主要的目的,已然注定落空,云扬也因而失去了在这里逗留的兴致:“既然前辈有难处,晚辈也就不打扰了,这就告辞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有气无力。

    蟒九咳嗽一声,道:“我送你。”

    然后,天罚圣地一干圣君前辈们,每人都送了云扬一份重礼,好东西装满了十好几个空间戒指,全是天材地宝以及各类奇金异铁,这无疑又是一大票的天文数字财富!

    但云扬现在可是半点都兴奋不起来,不过是一点点的财富增加而已……我早已经不在乎了!

    原本就已经富甲天下,纵然再增加些微的份量又如何?!

    “前辈们无需如此客气,来日方长,他朝再会有期。”云扬随手将那十四枚空间戒指收了起来。

    “老夫亲自护送你离去,走出这一片荒原之地。”蟒九站了起来。

    对于不能帮云扬的忙,蟒九莫名的感觉心里过意不去。

    “不敢有劳前辈大驾,万一又与前辈的誓言有所抵触,岂非是云扬的错失。”

    “用得着的,用得着的!”

    蟒九目光忧虑:“你最危险的时刻,莫过于是这四万里路程。这片区域,数万里方圆全然没有人烟,正是最好的截杀之地。”

    “老夫不能违背约定,却也担心破坏了你的历练,只能护送你这一程。”

    云扬并未坚持推辞:“如此,多谢前辈。”

    “你的圣君前路,尚差一个心境……”蟒九沉思了一下,道:“云扬,心境是什么?”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心境……前辈是指?”

    他这段时间里一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随时都能突破当前境界,臻至更高境地。

    但是这一步之差,却是迟迟不能真正突破,心中也是纳闷不已。

    蟒九淡淡的笑了笑:“圣君,圣君之境有一个‘君’字,岂是无因,然而什么是君呢?”

    “君?”

    云扬皱眉沉思。

    “君……君子之君?君上之君?君临天下之君?”

    云扬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蟒九的这一言点拨乃是自己触摸突破的契机!

    他心中陡然一震,沉声道:“多谢前辈指点!”

    蟒九看着云扬脸上那湛然的神色,不由哈哈大笑:“果然天资过人,孺子可教也!”

    ……

    两人并肩,渐渐步出了天罚圣地地域。

    蟒九化作了一个相貌普通的老者,佝偻着腰,相伴在云扬身边,看神情,有些不大情愿。

    我护送你……只需要直接飞过去就好了,也不至于有人为难。可你非要走地面是什么意思?

    尤其还非要我化作这苍老的一根指头就能干掉的样子,这……

    “前辈勿要着急,这一次相聚,晚辈受益匪浅,好不容易有单独同性的机会,正好多向前辈请教几天。前辈乃是江湖绝颠,人家至高,只是经验指挥,就足够晚辈学一辈子也学不完啊。”

    云扬冠冕堂皇:“咱们走得慢一些,晚辈是在不舍得与前辈分别。”、

    蟒九瞠然。

    你说的好听。

    这一路上,你若是真的请教一些什么倒也算了,可问题是……你没请教啊。什么不舍得与我分离?怕是不舍的老夫这个普天之下数一数二的打手吧……

    “这小子,心思很阴险啊……”蟒九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主动献殷勤了。

    早知道云扬坚持这么走的话,自己就不护送了。

    随着自己的加入,情势就此而变,根本就不再是别人截杀云扬,而是云扬布好了陷阱,等着那些人上门。

    而多了蟒九这位圣人级数的超强者在身边,那还不是来一个死一个!

    就算是来上一万个找茬的……估计也不够蟒九一个人杀的,只会由找茬变成找死而已!

    甚至,就算是三大天宫之主前来……也不用有丝毫的担心。

    力量,可谓是充裕的……过分了!

    一路上,云扬走走停停,原本蟒九想着半个时辰就能走完的路程,云扬足足走了五天还没有走完三分之一。

    “那些人……怎么还不来呢?”

    云扬很是有些不满意的嘀咕,他现在很想来一场杀戮,宣泄一下心头的烦闷不满,可找茬的人迟迟不来。

    蟒九:“……”

    你就这么盼着那些人来……老夫真的想要回去了。

    堂堂圣人之尊被你当伏兵用,你怎么好意思呢……

    心底腹诽归心底腹诽,蟒九在腹诽之余,更多的却是赞叹。

    这一路走过去,云扬所使用的应敌战术,陷阱手段,端的层出不穷,花样繁多,即便是他这位经历几万年岁月洗礼的圣人级数此世绝颠强者,也感到开了一番眼界。

    …………

    <今天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