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城中情事 > 第631章 逾越时间的爱
    婚礼过后,盛锦年和谭瑜之去了草原度蜜月。

    选这么一个地方,也是奇怪了。

    至于为什么选这里,亲朋好友都奇怪。

    不过,谭瑜之这么个智商太高的人,大概想的都跟一般人不一样的,所以他们也怕自己问多了,显得自己智商不高。

    他们都一脸祝福的看着这二人离开。

    到的时候,是正午,白天,阳光还好,但是风有点大,当地人说,晚上温差很大,会更冷。

    好在他们早就准备了保暖的衣服。

    先去了酒店,住的地方,依旧在城市,盛锦年并没有选择太远离人烟的地方。

    他们可以找当地人开车,带他们去草原那边,自然,谭瑜之要是想要晚上都住在草原,也得好好安排好了。

    不能劳累,不能奔波,不能环境太差,盛锦年自然能够花钱找到服务非常好的。

    当两个人晚上,裹着羽绒服,抬头看着天上如此明亮又清澈的星星的时候,谭瑜之笑的很满足。

    盛锦年抱着她,大手圈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摩挲着。

    “这里真的很美。”

    谭瑜之笑了笑,“我大学的时候,更同学去了一次非洲,那里的美,比这里更震撼。以后,等生了孩子,我们带她一起去。”

    盛锦年的大手,在她肚子上摸了摸,已经想象的出孩子的模样了。

    “希望,是一个女儿。”

    谭瑜之在他怀中仰头,看过去。

    “要是儿子呢?”

    “也可以,不过,最好是女儿。女儿可爱。”

    谭瑜之笑,没有反对,但是她却说:“你是想要成为我爸爸这样的?将来有个男人,把你的女儿娶走?你也为难一下?”

    这么个场景,盛锦年立马想到了。

    然后,整个人不好了。

    他立刻摇头,有些不舒坦。

    要是女儿,将来被另外一个男人给带走,他想来,会被谭慕城还不能接受吧?

    这么一向,他觉得,其实,儿子也是可以的。

    盛锦年犹豫了片刻,才说:“儿子也不错。”

    至少,不用面对,女儿被男人给娶走的悲伤和愤怒。

    谭瑜之轻笑了笑。

    “我们不查性别,是男是女,生下来就听天由命。”

    盛锦年点头同意,“好。”

    在草原上待了也没有多久,一周之后,二人回了南城。

    休息了两天之后,才又去了帝城谭家。

    而这次,盛锦年和谭瑜之带来了她怀孕的消息。

    重点不是怀孕的消息,重点是怀孕已经快两个月了。

    谭瑜之对此并没有隐瞒,直接言明。

    乔冬暖呢,看了看女儿和盛锦年,并没有说什么。

    反正都已经结婚了,还能说什么?

    女人的心,大概往往都比较宽容的,就是谭慕城作为父亲,也作为岳父,这心,怎么可能那么宽容?

    他锐利的眼神,犹如利剑,直接射向了盛锦年的身上,盛锦年在岳父面前,想要如何保持住镇定,也没有那么容易。

    本身,他就带着心虚,然后在老丈人的气场之下,笑容僵硬,后背冒冷汗。

    谭瑜之没有说话,而乔冬暖看不下去,“行了,那你这还去度蜜月?折腾什么?真是的,自己不知道注意吗?”

    “妈妈,我身体很好,不用担心。”

    “你知道什么?前三个月少折腾,还是要小心……”

    正说着呢,谭慕城突然开口。

    “你妈妈说的是,这段时间,就不要回南城了,好好在家养着,让你妈妈照顾你。”

    说是照顾,其实南城也是有照顾的人。

    但是,谭慕城这意思,分明就是要把谭瑜之留在帝城。

    是真的心疼女儿,还是故意的惩罚盛锦年,这心里,也只有谭慕城自己知道了。

    乔冬暖心中若有所思,她看了看盛锦年,也开口道:“我也是这么个意思,暂时先住在家里,这里有我在,南城那边也没有个长辈照顾你。至于工作那边,,你也有团队的人,少操心这些,这段时间,你就全心的在家里待着,什么都不用做。”

    “……”

    谭瑜之要是拒绝,大概,老爸绝对会翻脸。

    她暗暗的捏了捏盛锦年的手,道:“好,那我就在家里住一段时间。”

    盛锦年不想要分开,但是也只能如此。

    很快,盛锦年就被赶走了,连个午饭都没有留,就这待遇,绝对还是客气的。

    盛锦年以为,就一段时间,大概到三个月之后,就可以了。

    所以,在三个月之前这段时间,他一般也是从南城,抽两天的时间来帝城看望自己的老婆孩子,就这两天时间,他还得去泽园,顶多在谭瑜之的房间能够单独待一会儿。

    其他时间,身边都有人陪着,这摆明是不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

    除了视频见面。

    盛锦年就这样持续见面了到三个月之后,眼看着,他开口想要把谭瑜之给接回南城。

    但是谭慕城却拒绝了。

    “家里没有可靠的长辈,还是留在这里,有母亲陪着,比较合适。”

    乔冬暖都觉得有点不太妥当,她看了看谭慕城,“其实,要不我去南城照顾几天?”

    “你去南城,我怎么办?”

    “你也可以跟着一起去啊!我想锦年肯定欢迎我们的。”

    盛锦年立刻笑了笑,“是的,爸妈还没有去南城长住呢,你们二位如果去了,当然是欢迎的很。爸妈自然也是我的爸妈,我跟瑜之的家,也是爸妈的家。”

    这话说的,倒是挺体贴。

    谭慕城还想说什么,但是谭瑜之终于开口。

    “爸爸,我想回南城。”

    女儿开口了,谭慕城即使再不愿,也只能同意。、

    “不过,……”

    这还有条件呢。

    “什么?”

    “再住一个月。”

    “……”

    谭瑜之无奈一笑,起身,走到了谭慕城跟前,轻笑了笑。

    “好了,爸爸,我知道了,您也就别生气了,气坏身体了,我心疼不说,妈妈可是最心疼的。”

    谭慕城冷哼了声,这事儿,算是过去了。

    而谭瑜之再泽园又住了一个月,肚子显怀之后已经很明显了,回到了南城。

    盛锦年终于踏实的抱住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睡了个踏实觉。

    ……

    乔冬暖和谭慕城夫妇,说是要去南城常驻,其实也没有待多久,只住了几天,就回去了。

    不过,在谭瑜之快生的前一周,又回来了。

    这谭瑜之肚子里的,在家里所有人期盼中,绝对是一生下来,就会备受宠爱的。

    比谭瑜之生下来还受宠。

    谭慕城还说过,最好生个小姑娘。

    而结果呢,在谭瑜之准时的顺产,在南城的医院剩下了一个儿子。

    对于儿子,虽然他们并没有多期待,但是至少也是个新生命,这些大人们看着,都喜爱不已。

    就是谭慕城,虽然嫌弃男孩子,但是,看着这小家伙,乖巧的,不哭不闹的样子,也会多看上两眼,甚至还抱了抱。

    一个月之后,谭瑜之出了月子。

    盛锦年办了一个比较盛大的满月宴,正式把自己的儿子,带于人前。

    而在这么长的时间内,那些故意夺人眼球的媒体们,却不断的报道,什么谭小姐怀孕,盛总裁憋不住出轨,谭盛两家要闹掰之类的。

    到了孩子都生下来,盛锦年和谭瑜之恩爱在人前,却还是被人说两人做戏。

    这些过分的言论,没有人在意。

    他们该怎么恩爱,还是怎么恩爱。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盛锦年对于谭瑜之的占有欲,还是很强的。

    这一方面,身为他们的儿子盛廷川最能作证。

    小川川六岁的时候,升了一年级。

    开学仪式,家长们都来了,小川川作为新生代表,最优秀的小学生,还上台呢。

    这方面,小川川绝对是遗传了母亲的聪明,父亲的狡诈,以及两人脸蛋的优点,从幼儿园的时候,就是被小女生追逐的焦点。

    如今,不管是到哪里,都是个小王子,是小女孩子们心中,长大最想要嫁的男孩子。

    重点不在入学仪式,重点在,入学仪式后,爸爸不高兴了。

    原因呢?

    小川川已经猜到了。

    无非是妈妈在外面,被叔叔们稍微热情的搭讪,哪怕只是打招呼,爸爸都会不高兴。

    小川川觉得,有一个词儿,就是在形容此刻的爸爸。

    无理取闹。

    他有时候也会遇到无理取闹的小姑娘,他明明跟班级上的一个小姑娘随便说了几句话,就有别的女孩子,去找人家麻烦,或者质问他。

    这就是无理取闹。

    小川川看了一眼,爸爸沉着的脸庞,大人似的摇了摇头。

    爸爸太不懂事儿了。

    妈妈就是很美,就是很优秀啊?

    要想要让心爱的女人一直爱自己,重点不在于吃醋,或者占有欲,重点在于要让自己更优秀,才能更加抓住心爱的女人的心啊?

    爸爸真的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爸爸要做的是,对所有男人们展现自己的强大,这样,就可以吓走那些男人们,这才是上策。

    就像是他之前喜欢过一个幼儿园的女孩子,当然,她因为优秀,也是有好多男孩子喜欢的。

    可是小川川的做法,就是让自己变得闪耀,变得优秀,这样那女孩子自然就会目光都放在他身上了。

    而他也就成功了跟那个可爱的女孩子交上了朋友了。

    晚上,爸爸和妈妈大概是和好了。

    两人亲亲我我的,小川川在睡觉之前,偷偷给爸爸说:“爸爸,你要有自信,你要让自己变得比任何男人都强大,都优秀,这样妈妈,就会一直喜欢你的。记住了,这才是男子汉。”

    小家伙还拍了拍爸爸的胳膊,给与鼓励。

    盛锦年呵呵的笑了下,拍拍儿子的后背。

    “行了,爸爸记住了。”

    回头,盛锦年就出卖了儿子。

    谭瑜之为此,笑了好久。

    他们这个儿子,很是早熟,恋爱方面,也从小就开窍,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盛锦年抱着谭瑜之,亲吻她的额头,

    谭瑜之却开口,“有一点,儿子说的不对。”

    她抬眸,目光深刻,充满爱意。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我呢,都只爱你一个。”

    盛锦年回应谭瑜之的,便是深吻,以及他超越时间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