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767章 你这是等着我出手呢
    方娟一进房间就被一个男医生给抱住了。

    “哎呀,你别闹!~”

    方娟一把推开了他。

    男人有些不甘心的再次从身后抱住了她。

    “怎么着?现在伺候那个老的,不稀罕我这个小的了?”

    男人抬头的那一瞬间,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这是医院里有名的骨科大夫于伟。

    当初沈蔓歌还记得他的名字挂在医院的优秀医生墙上的,没想到居然和方娟有这种关系?

    沈蔓歌觉得自己发现了很大的八卦。

    宋海涛的小老婆居然在外面还有请人,而且这个情人还是个收入不菲的医生?

    她不由得多看了于伟两眼。

    于伟算是长得还不错的,尽管四十多了,依然还是迷人的,加上医生的职业,应该会有不少女人喜欢的,怎么就偏偏和方娟这个有夫之妇勾搭上了呢?

    沈蔓歌想不明白。

    方娟却直接扯掉了自己的围巾,有些烦躁的说:“你天天脑子里都想那么点事情,除了好堵和考下半身思考,你还知道什么?”

    见方娟如此说自己,于伟也有些不高兴了,脸色沉了下来。

    “你今天跑过来就是为了给我甩脸子的?方娟,你还真别把自己当回事,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就……”

    “你就怎么样?于伟,你最好清楚一点,你现在的教授职称是谁帮你评上的?我能让你成为人人敬仰的医生教授,我也能让你成为过街老鼠。你别逼我。”

    方娟盛气凌人的样子和在宋家贤妻良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沈蔓歌如果不认识她的话,还真的会认为自己认错人了。

    这前后的反差也太大了一些吧。

    于伟听方娟这么说,顿时扬起了笑脸。

    “别呀,我身败名裂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再说了,咱们还有个儿子呢。我如果真的吃不上饭了,我可得去找咱们的儿子宋涛,告诉他我才是他的亲生父亲。”

    沈蔓歌顿时惊呆了。

    什么?

    宋涛居然是方娟和于伟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呢?

    宋海涛好歹也是一个商人,根本不可能不谨慎的。他当初认回宋涛,怎么着也是经过亲子鉴定的吧?

    就在沈蔓歌疑惑的瞬间,方娟冷笑着说:“呦,你还知道咱们有个儿子呢?要不是当年我让人暗中操作,把宋涛和宋文琦的血液样本给换了,你以为宋海涛那个老狐狸会认下宋涛做儿子?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在它面前卑躬屈膝的,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咱们的儿子?现在他可好,宁愿去叶家做叶南弦的狗,也不愿意回来抢宋家的产业。”

    “这可不行,宋家的一切都是咱们的,这可是咱们当初设计好的。”

    于伟顿时就急了。

    方娟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叹了一口气说:“你以为我不着急吗?可是谁叫你当初把儿子送到孤儿院的?如果在我手里,孩子现在怎么可能不听我的?”

    “我当初怎么可能让你带着儿子?你那个时候如果带着宋涛,宋海涛早就不要你了。方娟,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现在到底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从宋文琦手里抢家产了,不然还能怎么办?我今天来有事儿找你的。”

    方娟压低了声音说:“你也知道,先前我资助过一个孤儿是不是?”

    “对啊,为这事儿我还挺上火的,你说你那点钱给我打牌都不够,还资助孤儿,你简直脑子有病!宋海涛也是,看着挺疼你的,每个月也就给你两万块零花钱,好干点什么呀?我说方娟,你行不行了?一个老头子你都搞不定啊?”

    于伟的话顿时让方娟火了。

    “你给我闭嘴!一个靠吃女人饭的软蛋,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我好歹在宋家忍辱负重的为了儿子拼尽一切,你这个做父亲的做什么了?回头认回儿子的时候,你也好意思说是他的父亲?”

    “我干嘛不好意思?是我给他的生命,他就得孝顺我。”

    “我呸!你还是够不要脸的!我当初怎么就喜欢上你了?”

    方娟一口痰直接吐在了于伟的脸上。

    于伟有些想要发火,不过还是忍住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赶紧的!”

    方娟虽然现在看于伟很不顺眼,但是她还是按下了自己的怒火,低声说:“我资助的这个孤儿现在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

    “别提了,我想要用美人计从宋文琦那里把公司的印章偷过来,到时候偷偷地把公司财产转移过来我们的账户,谁知道那个白眼狼美人计不成,反而被宋文琦给迷住了,屡次怀了我的好事。我看她是真的喜欢上宋文琦了,对一个不听话的棋子,自然是没有留着的必要了。这个女人知道我太多秘密了。所以万万留不得。她现在就在你们医院里面急救。我已经找人把她全身的骨头都敲碎了,就算是抢救过来,估计也算是个残废了。到时候只要她转入病房,你是主治医生,你最好趁机结果了她,免得坏事儿。”

    方娟的话让沈蔓歌心里有了底,看来先前他们怀疑的还是对的,还真的是方娟在背后搞的鬼。

    不过沈蔓歌好奇的是,方娟是怎么资助张敏的呢?她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张敏的事情?

    这里和云南相隔那么远,也亏得方娟机灵,认谁都想不到她会跑去云南资助一对孤儿上学的。

    刘子轩一直不知道资助张敏背后的人是谁,如果是方娟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宋海涛在海城还是有点实力的,而且宋海涛因为宋文琦当兵的关系,也是认识一些军区的人的,想要做点好事应该也不算是难事。

    但是难就难在方娟利用了宋海涛的关系,宋海涛还没有察觉,而别人也不知道,这就厉害了。

    沈蔓歌不得不佩服方娟这个女人了。

    于伟听到方娟这么说,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都说了外面的人养不熟,你偏不听,这么多年有给她的钱,给我的话……”

    “给你?你早就输出去了,我还不知道你?我这么多年身边总得有几个自己的人吧?不然我在宋家怎么过?你不知道宋文琦那个臭小子,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心心念念的只有他妈。宋海涛那个老东西,看着对宋文琦非打即骂的,可是还是最在乎宋文琦的。不管宋文琦对我做了什么,说了多么恶毒的话,他都让我忍着。甚至也从来没考虑过要把公司给宋涛,而是说给宋涛补偿一两套房子就完事了。如果不是早知道这个老东西不知道宋涛不是他儿子,我还真的有些害怕。”

    方娟一边说,一边拿出香烟想要点燃,却被于伟直接给抢了过去。

    “我的姑奶奶,这里是病房。你在这里抽烟,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方娟有些泄气的直接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说:“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宋家努力着,外人都说宋海涛对我很好,什么都宠着我,可是实际情况呢?只有我自己知道。他的心里始终还是有刘梅的。二十多年了,他都不和刘梅离婚,让我名不正言不顺的,甚至连继承遗产的资格都没有,不然我早就弄死他了。”

    “不着急,等着咱们拿到了宋家的财政大权,再送他归西也不迟。你放心,有我在,我肯定会让他死的理所当然还神不知鬼不觉的。“

    方娟这才笑了。

    “你啊,也就这时候有点用了。医学院四年没白上。”

    “那是,我如果不学点真本事,也对不起你供我读了四年大学不是?”

    于伟说着再次靠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方娟。

    这一次,方娟没有推开他,反倒是靠在了他的怀里,低声说:“于伟,我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儿子,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家太穷了,我根本不会出卖我自己。你说过的,这辈子都会等着我的。你等我把宋家的财产拿到手,咱们就结婚,到时候我们去法国巴黎度蜜月好不好?”

    于伟的眼皮子有些泛白,不过还是虚伪的笑着说:“好,你说什么都好,谁让你是我老婆呢。”

    说着他就要去亲方娟,却被方娟给阻止了。

    “我和你说正经的,张敏的事儿你能不能处理好?”

    “放心吧,你哪一次交代的事儿我没处理好了?刘梅当年精神错乱不也是我给她下的药吗?不然的话,你真以为刘梅脆弱到看到你们躺在一起就气疯了?”

    于伟的话顿时让沈蔓歌再次震惊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儿还有这样的隐情。

    方娟却笑着说:“这件事儿是你做的最让我满意的事情了。我知道你和疗养院的那个特护关系暧昧,不过看在这么多年她给刘梅下毒的份上,我还是可以原谅你的。不过于伟,现在刘梅被宋文琦接出来了,那个特护你是不是该处理了?”

    “处理?怎么处理?”

    于伟顿时楞了一下。

    方娟一把推开了他,冷笑着说:“别给我装糊涂,你这是等着我出手呢?”

    “不用不用,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处理好,让她意外身亡。你别生气。”

    说着于伟再次靠了上来。

    或许是因为于伟的话让方娟满意了,这一次她直接倒在了于伟的怀里,两个人很快的浓情蜜意起来。

    沈蔓歌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太尴尬了,不由得悄悄地退了出来,却在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窗台上的花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