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铭心刻骨:傅少的心上佳人 > 第482章 翻墙回家的男人
    禾穗哭了很久,哭累了,趴在沙发上就裹着毯子睡着了,手机搁在一边,震了好久,但她一点都不想接。

    无非就是顾存遇那个大骗子!

    咚咚咚——

    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可门内,却仍旧是毫无动静。

    站在门外敲门的顾存遇,把邻居都给吵醒了。

    对面一户人家的大妈,开了门,睡的迷迷糊糊的骂:“什么情况啊!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抱歉,我老婆睡着了,我不敲大声点,她听不见。”

    “你们这些小年轻肯定是吵架了,你被你老婆赶出来了吧!我白天就听见你老婆鬼哭狼嚎的在家里哭!”

    顾存遇:……

    等大妈离开后,顾存遇又敲了好几下。

    该死的,这女人不开门就算了,还不接电话!

    睡着了?睡那么死?

    顾存遇见敲门是敲不通了,转身匆匆下了楼。

    ……

    半个小时后,顾存遇买了一套“小偷”设备。

    绳索勾在六楼的空调架子上,好在他经常攀岩,身手也不错,这点高度,对他来说,没什么困难。

    等顾存遇爬到六楼后,窗户没锁,因为是很老式的小区,安全措施很差,不是所有窗户都有装防盗窗。

    顾存遇直接推开窗户,翻窗而入……

    沙发上睡着的小女人,依旧睡得无知无识,根本没听见动静。

    顾存遇都想骂她了,他不在家,她也敢窗户不锁就睡觉?

    万一有小偷爬墙进来怎么办?

    顾存遇走过去,刚弄醒她,禾穗吓了一跳,大叫起来,双手拍打着他!

    “啊——救命啊!小偷!”

    黑暗里,顾存遇没有防备,被禾穗一把压倒在了沙发上!

    顾存遇连忙摁住她乱动的手臂,低吼了一声:“看清楚!我是谁!”

    “……”

    禾穗这才撑开睡得惺忪的眸子,定睛一看……

    顾、顾存遇?!

    “你……你怎么怎么进来的!”

    顾存遇抿了抿薄唇,盯着她震惊的小脸道:“打电话不接,敲门不开,你说我能怎么进来?”

    禾穗心口一震,水眸瞪大,看向窗口,窗口正半开着……

    “你、你翻窗进来的?!顾存遇你疯了吗!这是六楼!不是二楼!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见她一时关心则乱的样子,顾存遇紧绷着的俊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担心我了?”

    “……”

    禾穗一想起他那些罪行,立刻推开他,“谁、谁担心你!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顾存遇怎么会给她离开的机会,将她重新拉进怀里,紧紧抱住,“算账可以,但离婚不行。”

    “……”

    禾穗小脸通红,好在没开灯,他看不见!

    “你放开我!这样难受!顾存遇……”

    顾存遇吻了吻她的嘴唇,薄唇一路往上,吻到她额头时,感觉到了烫热一片。

    男人眉心一皱,大手探了上去,“头怎么这么烫?”

    禾穗没感觉,“哪、哪有?”

    不过,她有些晕倒是真的。

    顾存遇抱着她坐了起来,额头与她的相贴着,又仔细感受了一下温度,“应该是发烧了。我去拿温度计。”

    顾存遇放下禾穗,跑去拿医药箱,取了温度计过来。

    “夹在腋窝,量一下。”

    禾穗有些懒,“我没发烧,不用量……”

    顾存遇目光很凶的瞪了她一眼:“你想让我扒了你的衣服,替你量?”

    “……”

    禾穗缩了缩脖子,一边把温度计塞进腋窝,一边嘀咕着:“量就量,这么凶干什么。”

    到底是谁做了亏心事啊?

    五分钟后。

    “好了,温度计给我。”

    禾穗把温度计从衣服里取出来,递给他。

    顾存遇看了一眼温度,三十七度八,低烧,倒是不用吃药,但得捂上一个晚上了。

    顾存遇把温度计丢到一边,直接将沙发上的小女人打横抱起,禾穗赖在沙发上不肯走,“做什么?”

    “抱你回卧室睡觉,难不成你还想着凉?”

    这女人,怎么在沙发上盖着薄毯子就睡起来了,窗户也不关。

    顾存遇抱着她进了卧室后,把她放在床上,刚想起身,禾穗却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了。

    顾存遇轻笑了一声,黑眸深邃的盯着她:“顾太太不是骂我混蛋,骂我大骗子,现在抱着我不撒手,是几个意思?”

    “……”禾穗咽了口唾沫,咬唇问:“我只是想问你,你怎么会回来?”

    她还以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顾太太不接电话,不搭理顾先生,顾先生只好赶夜班机飞回来。否则,我的顾太太是不是真要跑了?”

    他一脸宠溺的样子,反倒显得禾穗有点无理取闹了,禾穗缓缓松开自己缠着他脖子的手。

    顾存遇走过去,把卧室里大开的窗户也关上,夜风有些凉。

    “顾太太,你胆子够大,顾先生不在家,你也敢开好几个窗户,不怕有采花贼进来?”

    禾穗轻哼了一声,“那也就是你这样的采花贼,现在的小偷什么的,可惜命了,谁爬这么高。”

    顾存遇关好窗户后,回了床边,坐在她身边,大手又不放心的探了探她的额头,“难不难受?”

    “这里还好,难受的不是这里……”

    “那是哪里?”顾存遇有些着急的询问。

    禾穗小脸颓丧下来,“心里难受。”

    见她蔫蔫的样子,顾存遇也心疼了,半跪在床边,凝视着她说:“穗穗,抱歉,我不该一直瞒着你。”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呢,顾存遇,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别蠢,特别好骗?”

    这个男人,从一个普通的程序员,转身一变,就成了跨国企业的接班人,禾穗到现在都是懵圈的。

    “那是因为你单纯。”

    “单纯跟蠢有什么区别?”禾穗瞪着他。

    顾存遇笑了笑,亲了亲她的手背,“单纯是可爱,蠢又不可爱。”

    可爱这个词,从顾存遇嘴巴里说出来,还真是画风奇特。

    禾穗只觉得脸更烫了。

    “你不要以为这样讨好几句,我就会原谅你,我还没原谅你呢。”

    “那请问顾太太,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顾存遇好整以暇的瞧着她,他这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似乎她肯定会原谅他似的。

    禾穗鼓了鼓小脸,“我肚子饿了,你去做宵夜给我吃。”

    “好,西红柿鸡蛋面吃吗?”

    禾穗点了点头。

    顾存遇出了卧室,去厨房时,才看见厨房的垃圾桶里,丢着一盒泡面桶,这女人,晚上就吃了泡面,难怪现在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