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铭心刻骨:傅少的心上佳人 > 第483章 我觉得配得上就够了
    禾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浑身不舒爽,下了床,趿拉着拖鞋去了厨房。

    厨房里,顾存遇白衣黑裤,还没来得及换上居家服,白色衬衫的袖子挽起,拿着菜刀熟练的切着西红柿。

    锅里的水煮开了,男人熟练的将面条下了进去,锅里的热气熏的男人微微蹙眉,但依旧很有耐心。

    禾穗走过去,从他背后环抱住了他的腰身。

    顾存遇微微一愣,一手握了握她的小手,微微侧眸问:“怎么起来了?很不舒服?我们去医院?”

    禾穗摇了摇头,小脸贴在他宽阔的背上,因为哭了一下午,嗓子也哑了,“你爸爸不喜欢我。但是我能理解他,毕竟,比起你们那种豪门世家,我的出身实在太寒碜了,顾存遇,你为什么要出生在那么有钱有势的人家呢,我只想跟你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可当我知道你的身份后,我开始有些犹豫和摇摆不定了。”

    顾存遇转身,将她拉进怀里,黑眸灼灼的盯着她:“我爸对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提出给我三千万,让我离开你。”

    顾存遇黑眸一沉,心底被勾起一丝怒意,“他以后要是再敢对你说这种话,你直接告诉我。”

    禾穗扁了扁红唇,故意说:“他这个提议还挺好的……当时我也心动了下。”

    “你敢。”

    男人目露凶光的盯着她。

    禾穗轻哼了一声,仰起小脸望着他:“我怎么不敢?三千万……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我完全可以拿着三千万,再去找第二春。”

    顾存遇开玩笑的点评说:“顾太太,你这经济头脑不太行。”

    “什么意思?”

    “你要是跟我在一起,不离开我,整个顾氏和我都是你的,岂止区区三千万?”

    禾穗鼓了鼓小脸,“顾氏是你们顾家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存遇把她的纤细身子圈到身前来,低头压在她脖颈处,盯着她白嫩的侧脸说:“我的就是你的。”

    “可我不一定可以适应的了你的世界,我跟微澜不一样,我没见过什么太多的世面,也不太懂上流社会的交际,对你来说,你需要的是一个拿得出手的顾太太,而不是像我这样干着普通工作,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禾穗家里很简单,小康家庭,跟顾家这种名门世家的生活,完全脱节,他们两个,从小接受的教育,生活的环境,都迥然不同。

    顾存遇看着怀里苦恼的小妻子,淡笑着说:“我又不是要娶个商业联姻的工具回来,我要娶的妻子,只要我喜欢就够了,你不用刻意改变,去迎合我的世界,如果有人让你不开心,我一定收拾他。”

    禾穗微微扭头看男人英俊的脸庞,软软的问:“顾存遇,我们真的合适吗?”

    “不合适你还跟我过了三年,这三年里,你认为我们哪方面不合适?床上还是床下?嗯?”

    “……我跟你说正经的!”

    这男人,还真是,上一秒说着正经话题,下一秒就开始耍流.氓了!

    面条煮开了,顾存遇将西红柿放进去,又打了个鸡蛋,没一会儿,一碗香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汤面就出锅了。

    顾存遇端到了客厅里,将筷子递给禾穗,“快吃吧。”

    禾穗闹腾了一晚上,的确也饿了,即使顾存遇的厨艺不错,但因为病着,胃口也不是很佳,吃了一半后,靠在顾存遇肩上,“老公我吃不下了。”

    顾存遇垂眸看着她,“好点没?”

    禾穗往他怀里钻了钻,有些撒娇的开口:“还是有点难受。”

    “我抱抱。”

    顾存遇抱着她,进了卧室,刚把她抱到大床上,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啊?”

    顾存遇帮她盖好被子,“我去看看。”

    顾存遇开了门后,就看见物业跟保安站在门口。

    “这么晚打扰了,刚才有居民举报,说从窗户里,看见有小偷爬上来,你们这边有动静吗?”

    顾存遇:……

    顾存遇随便说了几句,物业跟保安离开后,顾存遇关上门,进了卧室。

    禾穗眨巴着大眼问:“老公,刚才是谁啊?”

    “小区的保安和物业,以为遭贼了。”

    禾穗阴郁的小脸,忽然被逗笑了,“还不都是你好好的大门不走,非要翻窗进来。”

    顾存遇斜了她一眼,“你给我开门,我至于半夜当贼吗?”

    禾穗也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顾存遇站在衣橱边找睡衣,准备去洗澡,问:“要不要一起洗?”

    “我不要!”

    顾存遇勾了勾唇角,“又不是没一起洗过,害什么羞。”

    不过,禾穗还病着,顾存遇也不敢抱着她去洗,万一再着凉了,就不好办了。

    ……

    等顾存遇冲完澡出来,躺到床上后,将禾穗拥在怀里,吻了吻她的太阳穴,说:“以后我不会再隐瞒你任何事。”

    禾穗闷闷的“嗯”了一声,她知道他是心里是疼她的,软白的小手,与他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会努力变得更好,总有一天,他们会觉得我可以配得上你。”

    顾存遇轻轻笑了下,“别人说什么,我不在意。我觉得配得上就好了,顾太太。”

    禾穗抿着唇角,甜甜的笑了笑。

    也是,就算那些人觉得她配不上顾存遇,那又怎么样,顾存遇喜欢的是她,这就够了。

    “顾存遇。”

    “嗯,我在。”

    “下次,你不许再翻墙爬窗了,太危险了。”

    顾存遇将怀里的小妻子扳过来,面对着他,大手捧着她的小脸,给了她一个深吻。

    “知道了,顾太太。”

    “唔……我感冒了,会传染给你。”

    “我不介意。”

    ……

    第二天一早,顾存遇醒来时,第一件事,就是抬手去摸禾穗的额头。

    不烫了,低烧已经完全退下去了。

    禾穗醒来的时候,一看旁边的闹钟,都十点了,急的不行。

    “你怎么不叫我!我上班快迟到了!”

    禾穗着急的起身要去换衣服,却被身后的顾存遇重新拉到了怀里。

    “我刚才给你请病假了。”

    禾穗这才放心下来,困的又闭上眼。

    顾存遇盯着她的小脸亲了亲,哑声道:“穗穗,跟我回帝都好不好?”

    禾穗猛地睁眼,转身过来盯着他:“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辞了,回帝都如果你想工作,我再给你安排一份。”

    禾穗没那么矫情,她这工作是个万精油工作,的确去哪里都可以,但是……

    她微微垂下眸子,恹恹的开口:“可我还没决定好要不要去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