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 第一六一二章 火天尊的牌坊
    “原来是新晋的青龙天尊。”

    火天尊看了迈步走来的东帝青龙一眼,东帝青龙显然心情大好,东张西望,对南天的一切都很好奇。

    “青龙天尊,你原本是东帝,掌管东极天,现在你成了天尊,东极天便直接交给昊天帝掌控。”

    火天尊淡淡道:“现在,你一无所有,空有天尊之名,你是否觉得值得?”

    东帝青龙哈哈笑道:“我现在有命,这就值得了。东极天,东极圣地,交给陛下,陛下对我放心,我便不会死。从前我与牧天尊结盟,怎奈他实在不堪,还是败了,为了我的性命,我只有这条路可走。”

    火天尊露出失望之色,摇头道:“牧天尊有你们古神这些盟友,难怪会败。你们忙没有帮上多少,只会扯后腿。若是没有你们这些古神,牧天尊未必会输。”

    东帝青龙笑道:“倘若没有火天尊,牧天尊也未必会输。”

    两人目光交错,均露出厌恶之色。

    这时,一队人马敲锣打鼓,抬着一口棺材走来,那棺材里坐着一个六十岁的老者,身上穿红戴绿,喜气洋洋,对四周的人拱手连连,不断称谢。

    这队人马来到火天尊、东帝青龙前方,见他们挡住了去路,便停了下来。

    东帝青龙拎起那棺材中的老者,掂了掂,嗅了嗅气味又放下来。

    那老者见他相貌清奇,声若洪钟,高声道:“上神,请用餐!”

    东帝青龙摇了摇头,道:“你瘦了点,而且太老。火天尊,四十岁这个提议怎么样?你们人族,十几岁成亲,二十岁产子,四十岁已经抱了孙子。这个时候口感正好,可以献给半神古神了。”

    火天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东帝青龙身躯庞大,蹲了下来,看着这一队人马,笑道:“火天尊不说话,你们来说。你们说,我的话是否有道理?”

    那些人连忙放下棺材,纷纷叩拜在地,异口同声道:“老爷说的在理!那就这么定了!”

    东帝青龙瞥了火天尊一眼,突然笑道:“四十岁还是有些太老了,那么三十岁吧。你们觉得怎么样?”

    那些人纷纷道:“老爷说得在理。那么就这么定了。”

    东帝青龙又瞥了火天尊一眼,笑嘻嘻道:“三十岁凡人的气血已经开始枯败,不如就二十岁吧。你们人族可以二十岁之前成亲,生子,有了孩子之后便可以主动献身给古神半神。”

    那些人迟疑,棺材中的老者颤巍巍道:“上神老爷,二十岁太小了,恳求老爷再宽限几年,养大了孩子再奉献给老爷成不成?”

    东帝笑道:“你们有选择的权力吗?没有。你们有反抗的力量吗?没有。既然没有力量,也没有权力,那么就这么定了。”

    下方,那些年轻人嚎啕大哭,如丧考妣。

    “我和你拼了!”

    那老者爬出棺材,冲向东帝,拳打脚踢,然而柔弱无力,连瘙痒都算不上。

    东帝青龙不以为意,脚上龙鳞闪过一道寒光,那老者直接化作飞灰。

    抬棺的年轻人见状,一个个默默起身,转身去了,没有一个说为那老者报仇。

    “这么快便接受了?”

    东帝青龙惊讶,笑道:“火天尊,你得教教我,你奴化南天的经验传到诸天万界,陛下哪里还需要担心牧天尊?未来根本不可能有人造反!”

    火天尊冷笑:“我是为了保全人族,人族势弱,根本不是半神古神的对手。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族生存下来。从龙汉至今,百万年时间,只有我南天的人们生活富足,没有为灭族担忧。”

    “延康不也是活得好好的?”

    东帝青龙不以为意,笑道:“其他世界的人族也没有被灭族?”

    火天尊冷冷道:“元界的人族,经历了龙汉劫、赤明劫、上皇劫、开皇劫和延康劫,哪次不是险些被灭族?每次都是经历无数惨痛才活过来。而我南天……”

    “你说的五劫,好像每次你都动手了。每次都是你下手最狠。”

    东帝青龙见他要反驳,摆了摆手,笑道:“我这次来,不是与你争辩这个的。火天尊,你得罪了陛下了。”

    火天尊哈哈大笑,瞥他一眼:“所以,昊天帝便派你前来送死?”

    东帝青龙笑容满面,悠然道:“南帝朱雀便是被火天尊格杀在自己的圣地之中,我远离东极天,怎么会是火天尊的对手?幸好,火天尊是有弱点的,因此陛下还派来了帮手。”

    他的话音刚落,阴天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躬身拜道:“阴朝槿参见火天尊。”

    火天尊看到他,不禁放声大笑。

    “阴朝槿,阴天尊?”

    他笑声落下,目光中满是讥讽:“你也敢来?是不是昊天帝还要派来龙虓天尊?你们这些新晋天尊,都是一群废物!”

    阴天子面带笑容:“火天尊,你魂魄上的造诣太低,留下了极大的破绽,因此陛下命我前来收割火兄的魂魄。”

    火天尊冷哼一声,胸怀激荡,慷慨激昂道:“你伙同昊天尊,杀我兄长御天尊,我时时刻刻念想着为他报仇雪恨。今日终于可以完成所愿!”

    阴天子摇头道:“我不得不杀御天尊,但我只杀了御天尊。而火兄杀的人族天尊就太多了,云天尊,月天尊,明皇,开皇,牧天尊,幽天尊,凌天尊,你都视他们为仇寇,恨不得把他们立刻千刀万剐。死在你手中的人族精英,比死在我手中的多出百倍!火兄是否还要替他们报仇?”

    火天尊脸色一寒:“他们咎由自取!我素来看不起你这种阿谀奉承之徒……”

    “咱们是同一类人。”

    阴天子淡淡道:“甚至我还要比你好了百倍。最低,在我的治下,我领地中的人族生活的比你南天要好。我的弟子,也多是人族。嘿嘿,就算是素来被你瞧不起的我,也比你做得好。就算是被你仇视的古神如南帝,她麾下的人族也比你南天要好很多。”

    火天尊大怒,正欲动手杀人,突然只听喇叭唢呐的声音传来,却见刚才离开的那些抬棺的南天年轻人又回来了。

    他们回到村落后,与妻儿告别,一个个穿上红红绿绿的衣裳走来。

    不仅他们,村落里从二十岁到六十岁的人都来了。

    他们没有坐在棺材里,因为村里已经没有青壮可以抬棺,于是他们便走了过来。

    村落里哭声一片。

    然而这些人却带着笑容,来到众人面前,一个个跪下,喜气洋洋道:“老爷,请用膳!”

    阴天子摇了摇头:“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是一群人形的行尸走肉罢了。火天尊,你教导得很好啊。”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火天尊笑弯了腰,笑得眼泪横流:“就这样,你还瞧不起我,说我没骨气,说我是舔狗,说我只知道跪舔昊天尊!你啊你,真他娘的虚伪!我阴天子就算再坏,再不好,也比你好了百倍!”

    他兴奋得跳了起来:“老子是坏,但老子是堂堂正正的坏蛋!而你,明明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却装得这么道貌岸然,还要给自己建个牌坊!”

    他笑得满地打滚,站不起来:“你比我坏多了!你瞧不起我,说我不配做天尊,说我靠马屁上位,你说你是凭德上位!但是你的德呢?相比你来,我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轰——

    突然,空间剧烈扭曲,火天尊脑后一重重火焰轮旋转,将整个诸天扭曲!

    这片诸天的星空跟着火焰轮旋转,大地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环,无数城市,村郭,山河,汪洋,统统变成这个环的一部分!

    火天尊脸上的面具浮现出羞怒之色,阴天子和东帝青龙立足不稳,被巨大的火焰轮带起,不由自主向他飞去。

    火天尊手掌探出,捏住阴天子的脖子,冷笑道:“你不过是昊天帝的一条狗,如何与我相提并论?”

    阴天子被他一把捏住,双腿用力蹬来蹬去,双手抓住他的手指用力往外掰,却怎么也掰不开,脸色涨红,犹自嘿嘿笑道:“你不也是狗?你比我还会舔……是了,你不是狗,狗好歹忠诚,你却……”

    咔嚓。

    火天尊扭断他的脖子,随即一把道火熊熊燃烧,将阴天子烧成灰烬!

    东帝青龙站在一旁,不敢上前。

    火天尊拍了拍手上的灰烬,目光向他看来,冷笑道:“我平生最恨古神……”

    “然而你却跪舔太初。”

    一座巨大的门户冉冉升起,门户中滔滔冥海之水涌出,很快在星空中形成一片冥海。

    冥都天门矗立在海面上,阴天子从门中走出,笑道:“你最恨太初,你投靠他,你最恨昊天帝,你也投靠了他。你不是最恨,而是最怕!你畏惧强权,因此跪拜强权!你想成为强权!甚至为了你的地位,你杀了云天尊来取得昊天帝的信任。火,当年你应该有为御天尊报仇的心思吧?你想取得昊天帝的信任之后,杀了他为御天尊报仇。我就这样的看着你,嘿嘿……”

    他坐在门槛上,晃着双腿,脸上充满了讥讽:“我就这样看着你怎么被权力沦陷,怎么被欲望沦陷,我心里充满了快意,因为你很快便变得与我一样!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变得比我还要不堪,还要阴暗!”

    火天尊一指点去,阴天子啪的一声炸得粉碎。

    下一刻,冥海生波,阴天子又从门中走出,笑道:“这世上没有人能杀得了我,就算是牧天尊,他也尝试过,也奈何不得我。你别白费力气了。相反,我却能杀死你。”

    他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当年,你无法杀死明皇,保举我杀明皇,从那时起我便意识到你与明皇有着相同的弱点。那就是魂魄太弱!你的功法练不到魂魄!”

    ————恭喜声音很萌的悠悠酱,带你去旅行一诺,沈老板,蔚若晴天,四位书友生日快乐!悠悠酱昨天生日,忘了,补上……

    还有个事,起点书评区有活动哦,“如果我是你”,大家可以选择牧神记中你印象深的角色,写一篇书评,150来字就行啦。有活动奖励,仅限于起点的书评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