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牧神记(宅猪) 第一八零三章 新的神王
    昊天尊心头乱跳,他眼中的数字其他人根本不知,但开皇秦业却仿佛能够看到,着实古怪。

    更令他心惊肉跳的是,他眼前的数字归零,变成一连串零的符号!

    难道说,自己的死期真的到了?

    “你已经是个死人,我没有兴趣杀一个死人。”

    开皇秦业还剑入鞘,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走向其他战场:“曾经我以为天下英雄,唯业与昊尔,没想到我东山再起之时,你已经如此不堪。我想亲自除掉你时,你已经是个死人。”

    昊天尊勃然大怒:“什么叫已经是个死人?秦业,我还活得好端端的!”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一道神通不知从何而来,击中他的肉身!

    这道神通的威力奇大,而且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直接击中他的额头,恰恰是九十三年前秦牧留下的那道剑伤处!

    昊天尊的脑袋轰隆一声炸开,任由他是以力成道,这些年又勤修苦练,参悟弥罗宫的成道者对于鸿蒙符文的领悟,也无法挡住这一击的威能!

    昊天尊头颅破碎,元神被轰出体外,不由又惊又怒,他的元神也受伤了。

    不过,似他这等强横存在,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亡?

    他的大罗天已现,道树已成,道果已生,尽管这一击强横无比,但也要不了他的性命!

    “七公子便是仅仅这点手段?”

    他正欲肉身再生,突然那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神通铺天盖地,数以万计,各种成道者的神通道法都有,千变万化,将他淹没!

    这些神通,没有一个重复,每一种神通都蕴藏着极致的大道成就,涉猎的大道之多,别说昊天尊认不全,恐怕就算是弥罗宫的公子也无法认全!

    轰!

    昊天尊的大罗天破灭,道果粉碎,道树瓦解,元神化作飞灰,肉身径自在那铺天盖地般的神通中湮灭,半点不存!

    那些神通,并非是秦牧的神通,而是来自无涯老人。

    九十三年前归墟之战中,无涯老人进攻秦牧,世界树悬挂万千道果,枝条飞舞,化作他无数手臂,挥洒出无数中成道者的大神通。

    这些大神通攻向秦牧时,被秦牧的残缺道境三十六重天神通挡住,落入十六道混沌长河之中。

    无涯老人的那些大神通会在之后的漫长光阴中逐一穿过混沌长河,越过无尽光阴,先后来到秦牧的身边。

    但是秦牧并没有那等耐心去一一应对,于是在混沌石打造六道天轮时,伴随着刺向公子凌霄的那一剑,将无涯老人的这些神通统统送到九十三年后的今天。

    无涯老人的那些神通,将会在九十三年后的今天,出现在公子凌霄的剑伤处。

    倘若是公子凌霄继续掌控昊天尊的肉身,自然很容易应付,毕竟九十三年前的无涯老人被困在归墟大渊中,修为实力大损,威胁力不高。

    但是换做昊天尊,那就真的是他的死期了!

    他的天分虽高,但面对无涯老人那出神入化的神通,连一招也挡不住!

    公子凌霄和弥罗宫中的所有人都未曾看出秦牧那一剑中暗藏的杀机,是因为他们只是初初接触到秦牧这种神通,不知道其中深层次的奥妙。

    而开皇秦业却是与蓝御田等人一起帮助秦牧来完善他的道境三十六重天,对这种神通了解很深。

    因此开皇秦业正面昊天尊时,立刻看出他的死期已至,没有了与他争雄的心思。

    开皇秦业回头,看到昊天尊形神俱灭,心中黯然。

    一个时代,伴随着昊天尊的死而彻底落幕了。

    十天尊,完全成为了历史。

    曾经他与十天尊斗智斗勇,争雄天下,而今,十天尊都已经化作黄土。

    前方,秦牧正与三公子四公子的道兵对抗,阆涴、太始、开皇帝译月等人也在浴血厮杀。

    秦业拔剑,杀入战场,延康的敌人早已经不再是十天尊,而今的敌人更加强大,更加难缠,但是他还是要仗剑而行,不为别的,只为守护心中的那片无忧乡!

    昊天尊的死亡,只是祖庭困兽战局中一道不起眼的浪花,他的死只是让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叹惋一声,也就忘却了。

    而这一战,也只是祖庭困兽战之中的一次普通战役。

    又过了三千年,祖庭中又有秦凤青成道,星犴成道,于是蓝御田离开祖庭,朱三通也跟随他返回元界,没过多久,便朱三通带着一批延康的强者进入祖庭,继续这场历练。

    随着时间推移,祖庭的局势也变得愈发诡谲,无涯老人和公子无极出现,扰动祖庭局势。

    秦牧的修为实力越来越强,成为支撑祖庭的中流砥柱。

    又过三千年,公孙嬿、幽溟太子和道祖也成道了,开皇秦业离开祖庭,回归故土。朱三通又跟着他,随他一起前往元界。

    幽溟太子成道,去元界寻回他转世的父母,好生教导玄帝武帝,后来将他们送到了祖庭。

    再过三千年,明皇与赤皇在祖庭成道。

    再过三千年,开皇帝译月、村长苏幕遮和婆婆司幼幽成道。

    之后的三千年,陆陆续续有人成道,如南帝、花萱秀、魏随风、江云间,到后来,朱三通、东阳等人也成了道。

    秦牧身边的人换来换去,不少人回到祖庭,传授自己的所学所悟,学习延康变法成果,教育后人。

    惟独没有离开的,便是灵毓秀和阆涴。

    再到后来,龙麒麟龙丕过来了,过了不知多久过去,龙丕也离开了。

    又过了不知多少年,转世后的商君来了,延丰帝也来了,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便没有离开。

    转世后的商君忘记了前世的苦难,始终没有觉醒前世记忆,他现在是一个很开朗的年轻人,总是有着令人钦佩的乐观心态。

    终于,阆涴向秦牧请辞,道:“圣婴,我打算离开了。”

    秦牧正在修炼归墟莲台,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她目光中有些疑惑。

    “圣婴,我从前贪功,炼化了太帝的神识为己用,这漫长岁月以来我看到了许许多多人成道,各自寻到了自己的道路,修成道花道果。但是我知道,我的道路已经穷尽了,再也无法再进一步。”

    阆涴轻声道:“我此次回到延康之后,便将转世,造物主人丁稀薄,我可能不会投胎到造物主之中。我可能会化作森林中的精怪,可能会化作水中的游鱼,也可能会变成人族的女子。我想我会像商君那样,不会觉醒前世的记忆了。否则造物主一族,会成为我成道路上的羁绊。”

    秦牧起身,目光复杂:“你还会回来吗?”

    “大约是不会了。”

    阆涴微笑:“圣婴,你还能再为我留下一幅画吗?”

    秦牧取出纸墨笔砚,看着面前他曾经暗恋过的女子,良久无法落笔。

    阆涴最后还是带着一幅画离开了,回到造物主一族后,过了两年,她生下一个孩子,取名为思秦。

    然而她却没有如她告诉秦牧那般转世,而是悉心教导思秦,用心栽培他,把他教导成造物主新一代的神王。

    江白圭前来探望她,观察思秦良久,方才问道:“他的父亲是谁?”

    阆涴笑了笑,没有回答:“造物主的生育能力很低,因此当年才会膜拜帝后娘娘,祈求生育,多儿多女。但是思秦会是一个异类,他会壮大造物主一族,让我族不至于消失在历史之中。”

    江白圭沉默片刻,摇头道:“女神王,你动了情,功法被破了。你的功法绝情寡欲,当你有了感情,功法被破,你便会散功,无论神识还是元气都会不断衰弱。我察觉到你的修为不进反退,尽管造物主有着漫长的寿命,但你也会因为修为渐渐退化而慢慢变得苍老。你应该转世,我会安排好你的转世之事。”

    “不。”

    阆涴笑道:“我此生都是在为造物主一族谋求未来,等到我有孕之后,各种情感纷沓而来,直到那时我才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我不想让思秦不知其父也不知其母,我会看着他长大成人。”

    江白圭目光有些复杂,告辞离去。

    阆涴送他离开造物主的领地,江白圭回头,看着这位奇女子,突然道:“他的父亲到底是谁?倘若你不愿告诉我,那么可否告诉我造物主从有孕到生产,需要多久?”

    阆涴笑着摇头,挥手相送:“他的父亲,也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江白圭带着遗憾离去。

    他虽然有所猜测,但是却不敢肯定。

    等到阆涴的容颜老去,等到她化作尘土,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江白圭回到延康,延康的变法已经不需要他来亲自主持了,延康已经形成了锐意进取的风潮,而今的延康,已经与当年完全是两个样子。

    “四万年过去,他还在祖庭之中吗?”江白圭抬头看着天外,低声道。

    天外的星辰越来越多,那是灵气灵力日渐丰盛造成的星辰扩张,从祖庭中溢出的灵气灵力,一直在让诸天万界生长。

    那个男人,始终没有回来过。

    延康的天空,一轮明月幽幽,月宫中有一个女子,也在时不时的看向祖庭的方向。

    ————宅猪吐出一口烟,牧神记渐渐露出了破灭劫的气息,破灭的宇宙中传来一声不甘的嘶吼,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