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麻衣神算子 > 第676章 太极文,墓志铭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a.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我们没有专门的登山设备,所以我便下意识问徐铉,是不是确定要从这南面直接登。

    不等徐铉回答我,林森在旁边道了一句:”直接爬有些困难,我们再往西走,那边有一条县道。可以往上走一段距离,剩下的几个坡就好爬了。”

    徐铉摇头:”不,我们就从这南面爬,而且我们白天不能行动,要等着晚上的时候再行动,我们必须快进快出,争取不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更不能引起什么异象,否则惊动了灵异分局的人,那可是会大大影响我们的调查的。”

    我问徐铉:”我们就这么开着车大摇大摆的进了东北。灵异分局肯定早注意到了......”

    徐铉打断我说:”他们知道我们到了东北,也知道我们进了长白山,可是却不知道我们具体的位置,这就足够了,如果我们太过招摇,把我们在长白山中的位置也暴露了,那就不好玩了。”

    我们所有人也是点头同意徐铉所说。

    不过现在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就折回林子里又待了半天,这期间我不停地试着解开天池之下的那个既济卦谜团,可每次都是卦成的很快,可所有的解卦都又解不通。

    有时候我硬着头皮解下来,却发现我解出的内容又都是相互矛盾,或者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东西。

    到了天色暗下去的时候,我不禁摇头说:”看来要和一个神相较劲,我还是差的太远了。”

    徐铉对着我”呵呵”一笑说:”初一你已经不错了,至少你帮我们确定了那神相墓所在,只要能从那里面找到一些线索,那你这个卦解开解不开都不重要了。”

    我点了下头不吭声了。

    等着时间更晚了一些,天彻底黑下去了,徐铉就说我们要行动了,我们登山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飞上去。

    提到飞,我顿时有些头疼了,现在的我别说飞了,连蹦也蹦不了太高。

    徐铉看着我道:”初一。放心吧,让老田和你一起,我带着墨桐,其他人的话好像都有飞的本事对吧?”余节鸟扛。

    我看着徐若卉说:”她飞不了太长的时间......”

    徐若卉道:”放心吧初一,我让贠婺带着我,再加上我血母蛊翅膀的配合,不会太耗费力气。”

    我再看林森,他说:”我请神!”

    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便在夜幕中沿着崖壁窜跳了上去,徐铉在前面引头,很快我们都到了天池周围找了一处不是旅游区的坡子停下来。徐铉便说:”这下面最深的地方有几百米,一会儿你跟紧我,只要在我旁边,我保证你们不会淹死。”

    正当我好奇徐铉为什么这么说的时候,他便从背包里取出一张符箓,然后念了几句咒诀对着水中一指,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徐铉的符箓落在水面上,那水忽然自动向两侧流动,形成了一条水沟壑,他的符箓可以排水。

    徐铉说:”这是上古留下的避水符,不过我得到的都是残章,我稍微改进了一下勉强能用,不过威力却是小的可怜,只能够在水下开辟出一个约三四十立方的空间,而且我这还是一张银阶的符箓。”

    ”如果这是正统的避水符的话,一张银阶的符,可以把这天池水劈成两半。”

    徐铉的神通再次给我带来惊喜,就好像我和王俊辉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他也总能使出一些我没见过的本事来。

    想到王俊辉,我还是真是怀念和他一起出案子的时光啊。

    不知道众生殿之后,他会不会重新回到我们的队伍中来。

    徐铉说完又对我说了一句:”初一,你也不用谦虚,每次和你合作,你给我带来的惊喜也不少,只不过你对自己的本事太过熟悉,觉得不新奇罢了。”

    此时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我在徐铉面前所有对心思的隐藏都撤去了,他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皱皱眉头说:”我发现你很喜欢去窥听我的心思啊。”

    徐铉摆摆手说:”不是我想听,是你的心声活动太频繁,而且想法也有意思,我总是习惯性地去听一下,有时候对我梳理案情也是有大大的帮助。”

    被徐铉这么一说,我就更不好意思在自己的心境上设防了。

    在下水之前,徐铉又取出了一张黄纸,接着他把黄纸折成船的形状,然后又给我们每人贴上一张聚阴符。

    在贴那符箓之前,徐铉也是告诉我们说,他的聚阴符,也是经过他改造的,虽然也会让人的身体慢慢的鬼化,不过那个过程是温和的,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大的伤害,最多也就是个小感冒罢了。

    我有些知道徐铉要做什么,他用纸船是为了召唤阴船,然后我们成了鬼体之后,就能够乘坐上那个纸船。

    接着我们坐在那个纸船上,再由避水符开路沉入这天池之底。

    徐铉的这符箓本事可真是太逆天了。

    我一边想的时候,徐铉那边也是飞快地施展手诀,然后把折成的纸船一烧,接着他把纸灰往水里一撒,一条小船就形成了,船虽然不大,可坐上我们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徐铉带头坐上去,我们这些人也是纷纷上船,之后徐铉操控避水符把分开的水流逐渐降低。

    可随着我们船只降低,那我们头顶的水流就开始回流,从我们头顶往我们船上倒灌而来。

    见状我就惊呼:”不好。”

    徐铉让我不要慌,结果我就发现我头顶在水流碰撞到一起后,以一个奇怪的弧形向旁边流动,正好绕过了我们的船。

    而我们船下面的水流不停地被排开,也是以奇怪的弧形向上流。

    上下两股水流相撞,各自向着船的周围方向流去,我们所在的这个区域宛若一个巨大的梭子形状的水晶。

    天池水很清澈,只要光亮能照到的地方,我们都可以清楚看到那边的情况。

    随着那船只下沉,徐铉便对我说:”初一,别愣着了,快给我找方向,这天池的底部可不小,可我不想一寸一寸自己找。”

    我也是立刻取出罗盘判定方位,我前后左右给徐铉指了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天池底部一个石壁的旁边。

    林森此时说了一句:”我们现在应该在天池的西侧,没有出国,我还寻思着可以到朝鲜那一边呢。”

    徐铉说:”不急,办完正事了,我们可以朝鲜一日游。”

    在这石壁面前,我的罗盘飞快的乱转起来,徐铉也是瞄了一眼我的罗盘说:”就在这附近了吗?”

    我说,是,不过再具体的位置就不好找了。

    徐铉说,不急,这附近没多大的地方,我们慢慢找找便是了。

    我们在这一片区域转了一会儿,离的稍微远一些,我的罗盘转动就会停止,然后指向西面,反复测试了几遍,我们确定了沿着西边山壁大概半径七八十米的一个半圆形区域。

    之后我们便在这个区域内仔细的寻找。

    找了一会儿林森忽然说:”都说长白山的天池里面有水怪,你说咱们能不能碰到?”

    我说:”有缘自会碰到,如果咱们在水下拍几张水怪的照片,说不定还能卖大钱呢。”

    就在我和林森说废话的时候,徐若卉忽然指着那山壁道了一句:”你们看那边的石头,是不是有些不一样。”

    石头?

    我们顺着徐若卉指的方向看去,那石头上有一个特别不明显的浮雕,仔细辨认了一下,好像是一个太极八卦的图案。

    徐铉笑着说:”看来入口就在这里,这岩石经过天池水的侵蚀,上面的雕刻已经坏掉了不少,幸好若卉眼尖,不然我们还得转悠一会儿。”

    田士千闭眼感觉了一会儿说:”我感觉不到那石头后面有什么,你真的确定这是入口?”

    徐铉笑道:”自然肯定,你看那个八卦,觉不觉得咱们在什么地方见过?”

    八卦我见过很多,最特殊的就要属于青衣的太极无常,乾坤颠倒的太极八卦图了,其他的太极八卦差不多都一个样子。

    我们面前的这个太极八卦很正统,除了被侵蚀的稍微严重一些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徐铉那边对我说:”初一,那个案子是我和墨桐、老田一起出的,你没参与,自然看不出这太极八卦的特别。”

    田士千此时也是道:”难不成是那个时候的那个,这里竟然也有,哈哈,看来我们的线索是对的。”

    我一下更糊涂了,看样子徐铉查的所有案子都是连着的,他们一直寻找不化骨和传说中的僵尸王。

    不等我开口问其中的缘由,徐铉便对我说:”初一,这太极八卦的图案虽然正统,可在阴阳分割的地方却多了一些装饰。”

    装饰?我怎么没看到?

    徐铉说:”初一,你再仔细看,你看到那条石沟是不是有很多的豁口,那些不是被侵蚀而成的,而是在开凿的时候,凿壁之人故意留下的,凸向阳的那边代表'有',凸向阴面这边的代表'无',就好像1和0两个数字,我和老田叫这种东西为'太极文'。”

    ”那豁口出现在阴阳交界的特定地方,就好像墓志铭一样记述了墓主人一生的大事。”

    以太极八卦做墓碑,以命理代码做墓志铭,这种葬法怕是只有顶级的相师才能完成吧。

    难不成给那神相设计这个墓的人也是一个神相?

    还是说,是那个神相生前自己就给自己设计好的呢?

    等等,我好像抓住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点,可那个问题点是什么?一大把的线索在手中,会是哪一个呢?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a.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