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麻衣神算子 > 麻衣神算子 第1443章 背后的真相
    下一页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卜算这段时间,王永山和张晓梅就相互说了一些话,他们虽然很小声,可我却是听的一清二楚,他们在讨论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简单沟通后,他们一致认定,我是坏人,我是来害他们的孩子的。

    所以两个人就显得更加紧张了。

    我没有贸然去靠近他们,我也没有直接说我卜算到的情况,而是笑了笑说:“你们不用这么紧张,这样,如果我可以给你的妻子治好眼睛的话,你们愿意把我想知道的一些事儿告诉我吗?”

    听到我说可以治好张晓梅的眼睛,两个人就开始有些犹豫了,不过从王永山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有些不大愿意。

    开始我没想明白,可很快我就想通了,张晓梅长的还算可以,因为眼睛的问题才嫁给了王永山,可如果张晓梅的眼睛好了,她就是一个正常人了,她还会和王永山在一起吗?

    这正是王永山的担心。

    当然,如果我强行为张晓梅治疗眼睛的话,也要通过一些改命的方法,把她眼疾中的那股疾病命气给移走。

    这些命气,牵一发而动全身,我改了那眼疾的命气,那张晓梅的命运也会随之改变,可究竟会怎么改,这一切都是不能确定的,只有帮她治好了眼,我才能卜算出她眼好以后的命理,现在的话,除非我花大精力推算了。

    我心里也是在担心,我改了张晓梅的命,会不会影响到王永山,如果因此把王永山的命也改了,那对我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张晓梅有些动容,对只能感觉到光的她来说,能够看清楚事物,她的愿望。

    不过张晓梅也没有立刻答应,她紧紧抓着王永山的手,好像是在征求王永山的意见。

    而这个时候,那个孩子却哭的更厉害了,他好像很害怕看到我的这个陌生人。

    难不成他已经看到了我潜意识里的杀意?

    在进到这个山洞之后,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眼前的这个小孩儿真是这个案子正主的话,我会杀了他!

    可很快我又这个念头藏在了内心的深处,我心里在挣扎,如果真是那个孩子的话,我该不该杀他。

    所以我身上的杀气也是若隐若现。

    爷爷让穹宇道人告诉我,如果不杀梦回坟案子的正主,那日后必成大患,爷爷是十段神相,他的卜算不会有错的,我应该相信他。

    可现在那个孩子,真的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我心里在想这些事儿的时候,王永山终于开口道:“我答应你,给我老婆治眼睛吧,你要真能治好她的眼睛,你想问啥,我都告诉你。”

    我笑了笑,就捏了一个指诀,然后一道命气直接对着张晓梅打了过去,大局的改命我还不会,可从局部修改一个人的命理,我已经能够做到了。

    很快我的命气就侵入了张晓梅的身体,然后飞快向她疾厄宫蔓延而去,它疾厄宫命气中,有一股眼疾的命气,这命气随她的命而生,应的是她上辈子的罪孽,这是大道对她的惩罚。

    我如果把那股命气消除了,那就等于是消除了大道对她的惩罚,而大道会把这一部分的惩罚算到我的这一世的罪孽里面。

    不过对于我这样的相师来说,这点罪孽根本不算什么,不算天劫,洞察天机,这才是最大的罪孽。

    在我命气抓住那一部分眼疾的命气后,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一部分命气给拔了出来,这命气是天道对她的惩罚,如果扔到外面,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事情的发展,所以我直接把那股命气封印到我的生死门中。

    在封印好这股命气后,我就发现,张晓梅的命气开始发生了变化,她疾厄宫中黑气开始消散,说明她的眼睛会慢慢地恢复光明,当然她要想彻底康复的话,还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毕竟这恶疾伴随她时间已经很长了,不是我拔出那恶疾命气的根源,就能立刻痊愈的。

    当然如果再配合一些药物治疗的话,那就更好了,只可惜我不是药师也给她开不了药。

    我掏了一下口袋,就掏了一些钱递给王永山道:“你妻子眼病的根,已经被拔出了,现在只要好好调养,一到两年内,就可以彻底康复,现在的话,她应该能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了,当然,她可能还无法分辨那些人影是谁。”

    听我这么说,王永山没有立刻接我的钱,而是先回头问张晓梅是不是真的能看到人影了。

    张晓梅激动地点头后,王永山才去接了我的钱。

    同时他又道了一句:“这钱,就当是你听我们讲故事的钱,我是不会还给你的。”

    我说:“我也没打算让你还。”

    “好了,你妻子的眼睛已经开始好转了,我可以问问题了吧。”

    王永山点了点头说:“问吧。”

    我直接把我从蔡邧那里听到的故事给王永山讲了一遍,然后问:“这个故事是真的吗,有人看见你妻子生出来的是一只兔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王永山摇头道:“事情不是那样的,我妻子生下的是一个人,只不过他却长了一张兔的脸,他的耳朵是正常的,没有像故事里说的那样,长的多长耳朵,那司机也不是被吓跑了,他只是找人去修车了。”

    “因为修车耽搁的时间太长,我直接拦了一辆车去了县城的医院,毕竟我媳妇刚生完孩子,如果不在医院的话,可能会感染什么的,生孩子死人这事儿,我还是听说过的。”

    “我们住院的时候,因为我们穷,穿着不行,加上孩子难看,所以受到了不少的嘲笑。”

    “而且等我媳妇出院回到村里后,村里人也知道我们家生了一个丑八怪,还编了难听的歌谣来羞辱我们,什么瘸子娶小子,生一窝兔子,总之很难听,我们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自然十分的不痛快,就把家里的东西变卖了一下,搬到上山来住了。”

    “这样,我们也清净很多,以后我们孩子慢慢地长大,我们一直疼他,爱他,他也就感觉不到自卑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就开始对王永山感觉到一些的钦佩。

    我也能卜算到,他没有说瞎话。

    我刚才也是有些先入为主了,我直接认为蔡邧讲的都是真的,所以只给王永山和张晓梅做了以后的推算,并没有去算他们的过往。

    这是我失策的地方,好在我问了一些过往的问题,王永山也如实回答我了。

    我继续问王永山:“那你家变成老头深夜回坟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亲眼的见吗?”

    王永山摇头:“不是,那些也是传言,山上碰到我的那个,是我们一个村的,我给他说的时候,已经讲清楚了,我说那是我的一个梦,并不是我亲眼所见的,没有传说的那么邪乎。”

    “而且我也没有说让他找人给我看看什么的,我当时就是觉得那个梦奇怪,给他讲下而已,我根本没有往心里去。”

    我点头,然后问王永山:“那后来是不是有人上山给你看那个梦,还有你的孩子,他的面容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难看,而是一个很正常的小孩子,这些也是那个人所为吗?他们是一大一他们是不是姓王。”

    王永山道:“的确后来有两个人来给我家孩子瞧病了,也的确是一大一不过他们不姓王,而是姓平,他没告诉我名字,我称呼他们为大师。”

    姓平?

    平绣之?

    那个小孩儿的话,难不成是平绣之身边带着的係囊,他怎么会牵扯到这个案子呢?

    他来这里,给那个孩子治好了面容,那个孩子对他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