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量真途 > 无量真途 第三百九十六章 战天狗!(二)
    高空之上,桓因手持银色长剑,貌似随意的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随即全身又重新绷紧,双眼一眨不眨的盯在了对面的黑色阴影之上。

    如此,桓因几乎是一动不动的与对面的黑色阴影对峙了好片刻,让得整个天际之上的气氛都几乎是凝固了以后,对面的黑色阴影才终于是动了。

    翻腾,搅动,随即开始疯狂的收缩。阴影如同是一大片的黑色雾气,在桓因的对面反复蠕动,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当然,最终在其收缩之下,终于是缓缓的凝聚出了一个固定的形状来。

    桓因一直都凝神观望着对面的黑色阴影,自然对其所有的变化都瞧在了眼里。于是,当阴影的变化终于是结束以后,桓因再次看到的,已没有什么黑色的阴影,而是一个壮如小山般的凶兽。

    凶兽全身漆黑如墨,几乎能与整个黑暗的地狱融为一体。若不是今日有明月光辉存在的话,恐怕桓因光凭肉眼根本就看不到对面的凶兽。

    大体看来,这新出现的凶兽应该是一副獒犬的模样。想来其被称之为“天狗”,有如此的样貌倒是并不奇怪了。

    然而,桓因在人界的时候便听说过有关各种天狗的传说。其中版本多不胜数,但大多对于天狗的样貌,一般都是以“威武”、“凶悍”等等词汇形容。可现在桓因看到的天狗,却根本谈不上什么所谓的威武,甚至凶悍虽有,也并不明显。

    天狗样貌给人的第一映像,更多的乃是丑陋和凶恶,甚至是狰狞恐怖。这种样貌,很容易会让桓因联想到鬼域之中的饿鬼上去。在桓因看来,这天狗与那些丑陋的饿鬼倒是有些雷同,若不是天狗以四肢趴在地上的话,说其真是饿鬼恐怕也不会有人怀疑。

    “原来,天地对地藏王母亲的惩罚,就是把她变成了这么一个又大又丑的家伙。”桓因冷笑,看着对面展露全部身形的天狗,这样想到。

    看到天狗的样貌,桓因倒是并未有如何的吃惊,毕竟他见惯了丑陋的饿鬼。然而,下方的一众围观魔修却是从未见过饿鬼。于是,那长相丑陋而狰狞的天狗,几乎便是他们此生见过最难看的东西,让他们都惊呼了起来。

    尤其是女性修士,哪怕修为高深的,也有直接被天狗的丑陋样貌给吓到,一时之间脸色有些发白的。

    “整体壮如小山,然体不大,头颅却甚巨。有眼,却无珠。有鼻,却无孔。有嘴,却无唇。有脸,却无皮。有耳,却无廓。如此五官无一周正之处,浑身毛发纯黑,却极度杂乱,如同根根倒刺胡乱插在体表,便是天狗无疑了。”内岛之上,刘建望着空中的天狗,如此自语了一句。

    而一旁的阮姝姝听在耳中,面色有些不自然的问到:“刘前辈,那就是传说中能吞日月的天狗吗?”

    刘建点了点头:“我这黄泉岛的藏书阁中有一本古籍,专门记录一些奇闻异事。刚才我所说的那句话,便是古籍上的原话。想来,此刻现身的定然是天狗无疑。看来这月劫,却最终是要首领与那天狗一战啊。”

    就在下方修士显露出各种神色的时候,高空之上的桓因再次将手中长剑紧了紧,对着薛不平传音到:“老祖,你感觉怎么样?”

    薛不平沉默了好大一阵,声音才带着有些厌恶意味儿的传回了桓因的脑中:“很丑,实在是太丑了。”

    桓因的面皮不由自主的抽了抽,怒骂到:“谁问你这个了?我在问你,它好不好对付?”

    薛不平愣了一瞬,这才有些讪讪的回应到:“以我的经验来看,这天狗明显是实打实的一源地修,绝不会有假。而且,我感觉它的气息强度似乎犹在那什么地灵尊者以上,这说明它的源力,恐怕很不简单。”

    点了点头,桓因这一次没有立马开口。对于薛不平所说,桓因也是感觉出来了。这一次他对上的天狗,是真真正正的地修,而且是拥有源力的地修。这样的强者,比起他之前在猛鬼林中遇到过的不具备自身源力的傀儡地修猛鬼又不知道要强了多少。

    说起来,今日这天狗,恐怕是桓因入道以来第一次需要凭着自己实力硬碰硬对抗的头一个地修了。

    尚未成就地修之时,便要击败地修,这在几乎所有修士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完全渡过地魂劫,也一样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甚至连地藏王当年也都做不到。

    所以,也唯有不可能,才能造就另一个不可能。或许在天地看来,也只有在桓因这个阶段就能真正击败地修的修士,才配让自己的地魂拥有携带五种源力的潜力了吧。

    好在桓因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也绝不是靠的运气。桓因的修为本就高出同一阶段不少,加上他那些层出不穷的强悍手段,以及才刚刚坐实了的三种源力,还有他地魂之中此刻依旧没有发泄完全的修为,他或许当真具备与天狗一战的资格。

    半晌,桓因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才接着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问题:“与地修战斗,有什么要领?”

    薛不平回应到:“地修的最强手段,往往都是源力。所以,只要能够破了地修的源力,几乎便能够取胜。现在天狗拥有的到底是什么源力尚还不清楚,不过我刚才也说过,它的源力绝对比那什么地灵尊者要强。因此现在你要小心,争取在与它对战时尽可能的先弄清楚它的源力到底是什么。”

    “与此同时,本老祖也会帮你观察。只要弄明白了它的源力,那以你的手段想要胜过它,恐怕就不是没可能了。”

    听到这里,桓因知道自己这是必须要先跟天狗打打看了。于是,他终于不再犹豫,手中长剑一摆,顿时就朝着对面的天狗斩了过去。

    银色的剑芒在空中展露而出,带着的是令人心惊的威力。对面的天狗有一瞬间的愣神,显然也没想到桓因竟然敢当先发起进攻。不过,在愣神以后,它却是很快又冷静了下来,并未对桓因的剑芒做出太大的反应。

    对于桓因来说,他这第一剑乃是试探,所以自然是没有像之前那样动用全力,甚至连帝剑也没有动用。不过在他看来,如今他随意的一剑,毕竟也是超九品仙剑下的绝强一剑,总是会让得天狗郑重应对的。

    而在桓因看到对面那天狗的懒洋洋反应以后,顿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如今的他与人对敌,出剑以后被如此藐视的,似乎还是头一回。

    “太大意了,你这么个试探法,什么用也没有。”就在桓因对天狗的反应感到极为不舒服的时候,薛不平带着呵斥的声音也是传入了他的脑中。

    而下一刻,桓因便是看到自己的银色剑芒冲到了距离天狗约莫二十丈的地方。而那天狗竟然只是打了一个响鼻,剑芒便瞬间被一股无形的风卷包围。

    这一次,饶是桓因的剑芒犀利无匹,却竟然根本就奈何不了那类似劲风术的风卷。在双方几番纠缠以后,终是齐齐的湮灭在了高空之上。

    桓因的第一次试探,正如薛不平所说的那样,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便完全的烟消云散。

    被人小瞧,目的还没有达到,桓因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而薛不平的声音也是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地修,乃是能够借用天地之力为己所用的存在。其任何一道术法,都可能是天地绝强之力所化。你区区一个普通的道法想要让地修引起重视,甚至试探地修,只会自取其辱。”

    薛不平的几句话,让得桓因顿时清醒了不少。他这才反应过来,地修与命神以下的修士,有着天壤之别。就比如刚才天狗召唤的那一道风卷,看似劲风术,却是实实在在由天地风暴所化的绝强旋风。桓因那一剑,并不只是在与天狗的道法对抗,也是在与天地之力对抗。所以,他那一剑根本就不可能有丝毫建树。

    地修,天地与之同在。所以与地修斗,便是等于要同时和天地相争。地修挥手之间,不仅仅能引动自身力量,也能引动一部分天地伟力。所以刚才桓因那一剑,不是天狗瞧不起他,而是他轻视了地修。

    深深的呼吸,桓因神色一肃,开口到:“原来这就是地修。既如此,我们便再斗一次试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