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正文卷 第1274章
    怪不得自己总觉得有些不妥之处,原来是在这里。

    那么悠久的门派怎么只会有区区这些人,哪怕许多弟子都已经下山,可是大雪山本身的人马在哪里,而且历年来不可能没有新进的天仙的雪山弟子。

    古争可不相信,估计这外面只是一个简单的场景,是这些新进门弟子或者说来,给他们这些修为低的专门准备地方。

    那么说来,如果还有隐藏的地方,那么很可能就是最上面的那个大殿。

    因为所有的建筑只有它才仅仅靠着山峰,而且那所大殿的宽大要比寻常大上几倍,古争还以为是为了方便授课而已,但是此时想到,这么几十个人,也无需要扩建那么,足足可以容下大几百人。

    想到这里,古争就静静的等待下来,等着里面驻守的长老离开那里,自己才有机会偷偷摸过去。

    自己可不愿意被那个神秘组织为敌,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可是一连半个月,那个长老仿佛就是住在那里,从来没有出来过,只有三天一次的授课,那些弟子才会聚集一起进去。

    其他时候仿佛散养一样,任凭他们自由活动。

    正当古争忍不住想要先进去查看一番的时候,一个雪山弟子匆匆下方上来,看对方一脸疲惫的样子,看样子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古争看着他走进去,稍微等了一会,然后猛然间,在他的感知中,驻守那里的长老和他的气息就从那里消失不见。

    好机会!

    古争已经耐着性子等了好几天,见此身形迅速无声的从外面飞入进去。

    整个大殿并不是如同古争想象那样的空荡荡,在整个大殿的两侧,有九座人类的石像,头顶都已经接近屋顶,而在中间还有一个更为巨大的金色的雕像,正在威严成打坐状,看样子他应该是大雪山的创始人。

    下方有个一棕色的木桌,则是供放着一些东西,三根淡淡的香烛正在燃烧,一丝丝散发着禅香的烟雾缕缕上升,几十个蒲团很有规律的在下面放着。

    里面的东西一览无余,可是古争没有发现有什么暗门之类,很好的隐藏起来。

    不过对方才刚走不久,古争顺着对方的气息在那个巨大的雕像后面,看着毫无破绽的边缘,古争冷笑一声。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进入方法,但是只要确信后面有玄机,那找出来还不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自己在外面没有听到任何多余的动静,那很有可能开关就在附近。

    果然,在经过一阵的细致摸索,终于在那个木桌下面找到的开关。

    随着开关被激活,一个洞口悄然无息的从那个边缘打开,古争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一进去,一股沉重的压力都从四面压入自己身体上面,古争身上轻轻一层微光闪起,那层压力就荡然无存。

    但是如果没有天仙以上的实力,普通五阶来到这里,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压在地上不能动弹,要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更是能被这股压力给压成肉泥。

    里面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拳头大的夜明珠镶嵌在上面,照亮着这个不大的通道。

    随着歪歪扭扭通道,不断的向上走去,古争经过半个时辰的磨蹭赶路,不能和前面的那两个人撞车,终于走出这个通道。

    自己出现一个新的地方,古争快速扫了一眼,就闪开了洞口边,来到周围的一块较大的石壁后面。

    这个地方应该是这座山峰高处边缘,开辟出来一块比较大的空地,整个半圆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呼啸的寒风在外面疯狂的挂着,天空中始终落着雨点大的雪花。

    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在前面不远处,全部都是白茫茫一片,在后面的极处,隐隐约约有一个泛着蓝光的湖波,二十多道天仙的气息和数百道平常人的气息在其中混杂着。

    但是古争眉头一皱,因为这几百个人其中并没有雪儿的气息。

    或许这里人已经习惯没有人入侵,整个防护做的还不如下面,所以古争胆子大了许多,正想继续向前,缺乏其中之前那个仙人正在往回赶去,似乎已经把那个人护送完毕,朝着洞穴折返回去。

    古争看着对方腰间一个白色的令牌,轻轻的一伸手,在对方进洞开启防护的一瞬间,不知道不觉给遥控拿下,还制造一个十分逼真和这个几乎没有区别的幻影,就连重量古争都考虑到,保证对方不去拿,根本分别不出来。

    接下来古争摇身一变,身上也换了和那位长老一样的服装,只不过是白色上面多了几道金色的丝线,在把自己的脸色稍微弄的老一些,看起来就像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即便是这里,也是需要一些人来打理,所有一路上跟着见到不少下人,即使下人最低也有二阶的实力,正在清扫着一些积雪。

    每个人见到古争都会微微低头,停下手中的动作,直到古争远去才会继续干活。

    古争顺着那一缕气息,来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屋子,之前那个雪山弟子正在里面汇报着一些情况。

    只可惜有一层结界挡住外面,让古争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过古争有办法,在对方说完话的时候,即将出来的时候,古争来到附近的地方躲藏起来。

    那个弟子先推门而出,朝着附近弟子居住的场所走去,他在这里也有房间,报告完任务正好去休息一段时间。

    可是在他刚刚转过弯的时候,眼前正好出现一位长老正好走在那里,猝不及防之下,他直接撞在古争身上。

    “对不起,长老,对不起。”弟子慌忙的低头道歉到。

    “没事,我只是恰巧走在这里,你起来吧,赶紧回去吧。”弟子听见这位和蔼的长老如此说道,然后感觉对方的双手抬住自己的肩膀,弟子整个人都恍惚起来,然后一个激灵又清醒过来。

    “谢谢长老宽恕。”那个雪山弟子感激的说道,连忙再次鞠了一躬,从侧面匆匆绕过,朝着自己的屋里走起。

    等到他回到自己房间内,突然想到,似乎他在路上撞上了人,可是怎么想不起来撞上谁了,还是自己出错觉了。

    不管了,雪山弟子决定还是休息再说,毕竟一连十几天的赶路,对他来说也是十分疲惫。

    而那边的古争看着他离去,但是自己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了,古争使用的是一种秘法,可以强行读取修为低下人的记忆,备份一遍。

    不过太有伤天和,而且只能对付十分弱小的人,要不是确定和妖族站在一起,古争肯定不会施展如此邪恶的东西。

    对付如此惜弱的人,古争接触的一瞬间,很快就把他内心的一切都浏览一遍,从小到现在记忆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方竟然是妖族的卧底,从小就被这边人给洗脑成功,而刚刚报告的事情,就是前段时间赵满的事情,似乎赵满在击破对方以后,受邀去丰城许家。

    而那位长老起本身就是妖族,原先的人早已经死去,李代桃僵整个人替换了他,索然他的记忆中只知道这一位长老,但古争肯定,这么多人肯定还有其他妖族潜伏进去,而且还有不少人类被他们洗脑的人在这里面。

    谁让那位创始人在上万前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只是根据留下的灵印来判断,至少还活着。

    要不然妖族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潜伏进来。

    但是古争现在对此暂时不敢兴趣,虽然自己也想要把这些妖怪给一网打尽,但是她的记忆中没有贝尘所说的那一批老妖,而且现在主要的是把香香给救出来。

    看来自己似乎真的是有些冤枉蓝星了,因为他所说的是事实,因为雪儿确实被关押在这里,因为雪儿是被雪山之人给逮住。

    而关押的地点就在后面的湖里,古争身形迅速朝着后面掠去。

    在这片建筑的后面,也是在另一个方向的尽头,有一个巨大的蓝色湖泊,其中湖里的水是创始人引最顶端的万年寒雪,一滴滴滴从一条天然的缝隙中引入下面,经过上万年才有如此的规模。

    而且后面的湖边除了特定人,严禁任何人靠近,那东西就连天仙不注意碰上都会冻成一团冰疙瘩,那些弟子如果碰上整个人就碎成一团。

    即使平常,也会有几个人专门看守这里,以前每年总有自持傲气,不怕死的想要尝试,可是无一例外的全部成为一缕冤魂死去。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后来又专门设立一个法阵,这才杜绝那些偷偷摸摸下去的弟子。

    只有长老的令牌才能开启,因为他们功法的特殊性,有时候会需要带领他们下去,进行一些淬炼,因为在下方有一个小型秘境。

    “长老!”在古争过去的时候,旁边驻守的几个弟子纷纷喊道,并且让开唯一的通道,在旁边是很早以前修建的一道围墙,事情证明没有什么大用。

    古争没有吱声,从背后拿出令牌输入法力进去,一层淡淡的白光笼罩在自身外面,穿过那一层无形的禁制,古争就来到这座湖边。

    其实老远古争就看到,整个湖面周边张着密密麻麻的寒冰草,可是才来到这里,古争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才能进入下面的秘境当中。

    那位雪山弟子的记忆当中,他也虽然进去过,可是那带领他们的长老可是释放法术才打开通道。

    如果古争就这么傻乎乎的跳下去,哪怕翻破了天,都无法找到入口。

    之前古争也知道,不过抱着一丝希望,自持境界高出太多,万一自己能够捕捉到秘境入口的波动,自己岂不是少了许多麻烦。

    可惜古争很遗憾的发现,自己想太过理所当然了,自己的神识连水面一丈之下都无法探入,更别提想要寻找秘境的入口了。

    古争看着深不见的湖底,根本没有想着亲自下去,如果想要在这仔细全部搜寻一天,即使自己抗的住那寒冰,但是没有个一个月的时间根本无法完成。

    于是古争在装模作样的拿走两个寒冰草之后,就在次离开了这里,而那些守卫这里的人根本没有起疑。

    根据古争从那个弟子得出来的记忆,在又不到一个星期,又会有一批精英弟子前去湖底历练,古争就准备潜伏起来,等到那个时候在混入其中。

    而那一边,被古争偷走的仙人正在大殿中打坐的时候,忽然两个雕像猛然睁开了眼睛,浑身一抖,身形极速缩小,变成两个正常人类的样子,而他们各自在拿出一个巨大的雕像后,顶替了他们位置。

    如果仔细看去,这两座雕像和他们化形的稍微有一些不同,感觉更适合在这里。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起了这里的仙人。

    不过他并没有吃惊,反而静静的呆在一边,看着他们完成这一切。

    “左护法,右护法,怎么回事?”那个仙人恭敬的站在一边问道。

    “隐藏在那个妖女身后的人出来了,刚才跟着你后面偷偷溜进去,更是把你的腰牌给拿走。”其中一个整个脸色青色一片的左护法说道。

    而另一个右护法则是开始手中不断的挥舞,点点星辰不断的从空中出现,把他们两个留下一些痕迹给消除掉

    “什么!”仙人大惊失色的往后一摸,果然摸到的只是一个幻影,虽然自己感觉有东西,但是实际上空空如也。

    “左护法,难道真的有人?”仙人不可置信的说道,他自己都没有任何发觉,如果对方想要置于自己死定,想到这里,他头上一片冷汗涔涔。

    青面左护法一边快速拿出一些东西,一边说道:“当然,不过你别声张,本来这次我们在这里就是有这个打算,我们早已经给他设置了好陷阱,就等着他过来。”

    很快两位护法,就把拿出来的衣服换好,赫然是两套雪山内门弟子的衣服,只不过胸口的图案变成了一个蓝色的三横杠,代表着有三级权限的弟子。

    两个人在简单的装饰一下自己的面容,浑身的气息一收敛,就变成了雪山弟子,就连手上的戒指都一模一样,一点细节都没有放过。

    “好了,你接下来依然当作没事一般就行,你令牌丢失的事情也不要外说,一切都等着我们回来在说。”右护法嘱咐道。

    “是,大人。”那个仙人帮助他们打开通道以后,两个护法迅速朝着里面飞去,等到墙壁恢复原样,依然守护着这里,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

    很快几天过去了,天上的小雪依然不停的在下着,随着以为这里的长老出现,很快二十多个雪山精英弟子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根据他们的课程,这次该是轮到他们去蓝湖下面精粹身体。

    可是在一间房间里,一个雪山弟子正准备出门,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自己身边,自己还来不及发出声音,眼前一黑,整个人已经昏迷过去。

    古争站在他身后嘿嘿一笑,这些雪山弟子待遇挺好,每个人都有一间小房子,总共才有一百多个人,竟然还有比他们多出一倍的人照顾这里,看来不仅个个有才,而且生活过的很滋润。

    不过这倒是便宜了古争,在锁定一个动作比较慢的雪山弟子后,直接打混了对方,在确保对方七天之内无法醒来之后,把他放在床上,古争就化成他的面容匆匆走了出去。

    等到古争的到的时候,几乎全部人都已经集合完毕,就等着他呢。

    古争看着大家异样的眼神朝着古争看来,古争也没有在意,匆匆来到最后,等着自己老师的带路。

    大雪山上都是一位长老一次性带领这近十年的学生,平均一年两个左右,如果表现差劲,还有可能被劝退,所以每个人都非常努力。

    “怎么回事?程艺,虽然平常够慢的,可是这次怎么这么慢,连老师都差点生气了。”旁边一个疑似他朋友的人说道啊。

    “有点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古争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含糊其辞道。

    “这样啊,下次尽量不在迟到了,老师可不喜欢这样。”那个人再次劝告一下,就不在说话。

    一队人朝着蓝湖的方向前进,整只队伍除了最开始有些动静,其他时候根本没有人说话,很快就来到的蓝湖旁边。

    大家不是第一次下去,所以没有什么好奇,而古争不同睁大眼睛看着那位老师的动作,想着从中偷学一下,万一能否用的上。

    可惜一股特有的频率从对方空中出现,伴随着那位仙人眼花般的手势,让古争放弃了打算。

    那位老师接连变换几个手势之后,从手中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谁入蓝湖之中。

    那道白光穿透力极强,明显在湖面下方出现一道白痕射入湖底。

    约等了几个呼吸间,整个平静的湖面突然起了涟漪,一圈圈如同浪花般的蓝色波纹不断出现,在最中间的位置,波动最为明显,仿佛汩汩地朝外冒着泉水一样。

    一层层的蓝色的光芒从中间出现,很快在半空之中行道一道蓝色的光圈,不停的在上方旋转着。

    “快走。”那位老师拿出一柄玉尺,轻轻的放在岸边,随着上面白光大盛,那玉尺陡然拉长,形成一道玉桥一般连同的那个光圈前方,正好可供一个人行走。

    不用他多说,那些弟子一个个在后面排起队伍,朝着光圈内部跳去。

    只见光圈中心一闪,一个个人就从半空中消失,进入秘境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