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方佳人泪 > 第49章 大结局
    不悔眯着眼睛苏醒,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尤其看到苏浅和炎子昂快要掉下去的身体,大惊失色,立刻伸出小手,可是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毫无用处。

    “子昂,你放手吧,不然我们两个人都会一起掉下去的,你好好照顾不悔。”

    苏浅看着那鲜红的血液,眼泪从眼角滴落,嘴角微微上扬,能够在自己最后的一刻明白他对自己的爱,足以。

    一点点掰开炎子昂的手,用诀别的笑容对他笑着。

    “不!苏浅!”

    炎子昂看着身体向后坠落的苏浅,大声地吼着,想都没想的就直接跟着苏浅的身影跳了下去。

    在坠落的空中,两个人终于拉住了对方的手,炎子昂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再也不分离。”

    炎子昂的声音如梦如幻的在耳边响起,苏浅满足的闭上眼睛……

    三天后,苏浅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素白。

    这里是天堂了吗?

    苏浅动了动手指,将手伸直,从指缝中看着丝丝缕缕的阳光投射进来。

    “妈妈!”

    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立刻让苏浅诧异的回过头,看着伸过来毛茸茸的小脑袋。

    “不悔,你怎么也来天堂了?”苏浅声音嘶哑的问道。

    “天堂?我炎子昂不让你走,你哪里也去不了!”

    一声霸道的声音响起,苏浅瞬间眼眶湿润的看着面前的炎子昂,只是他穿着病号服,脖子和手臂,还要一条胳膊都打着石膏。

    “我,我们没有死?”

    苏浅诧异的看着面前,原来这里并不是天堂,而是医院!

    不悔软糯的声音说道:“妈妈,你们掉下去的时候,正好张叔叔带着人赶到,只不过你和爸爸还是受了不轻的伤。”

    苏浅慢慢的起身,看了看炎子昂,又看了看自己。

    貌似只有炎子昂受伤吧,想必他帮自己挡掉了所有的伤害。

    一周后,不悔的手术如期将至,炎子昂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军人的体质还是让他没有受到任何捐骨髓的影响。

    苏浅和大帅焦急的在手术室的门口来回渡步,因为张医生手骨被打骨折,是特意从英国请来了他的学长来主刀,不知道可不可以。

    苏浅紧张的握着双手,心里不断地祈祷着不悔一定要平安无事。

    大帅深吸了一口气,哪怕是在枪林弹雨中穿行,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到无法呼吸。

    时间漫长的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终于看到医生缓缓地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大帅和苏浅异口同声的说道:“医生!手术怎么样?”

    “呼,手术很成功,”

    苏浅激动地泪水滚落,太好了!不悔终于可以像一个正常孩子一样生活了!

    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张医生听到不悔的手术很成功,也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这一次他终于明白自己对苏浅的爱是多么的短浅自私,而炎子昂可以为了苏浅不顾一切的跳下去,生死相依。

    那一刻,他知道他这辈子都不配拥有苏浅。

    他不愿意看到苏浅,选择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上海,因为他是一个罪人,连医生最基本的仁心都已经被他丢失了。

    繁华热闹的上海似乎有什么在慢慢的变化,人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大帅回来之后林家会一夜之间消失,也不知道林曼曼这个上海有名的名媛为什么会突然跳楼自杀,就连尸体都无人收尸。

    但是现在上海最为重大的一件事就是炎子昂,炎少帅要结婚了!

    而且新娘就是之前传闻中已故的苏家小姐苏浅,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苏浅竟然还给炎子昂生了一个儿子,样子很是可爱,和炎子昂简直是一模一样。

    良辰吉日,花田浪漫。

    一身嫁衣苏浅站在曾经苏家的院落里,这是炎子昂特意给她买下来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仿佛那温暖的回忆都涌上了心头。

    “妈妈!花桥来啦!“

    不悔穿着红花的小背心,喜气洋洋的冲进院子里。

    苏浅微笑的向他走去,这一次炎子昂给她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全城都知道了她是炎子昂的妻子,苏浅。

    苏家门口,高头大马上,退去了肃穆的军装,一身红色的新郎服,将他映衬的线条柔和很多。

    苏浅盖着喜帕在喜婆的搀扶下走出苏府,炎子昂深情的看着苏浅。

    不悔小小的身体跑向炎子昂,伸出小手,软糯的说着:“爸爸,我也要骑马!”

    “好!”

    炎子昂将不悔直接拉进怀里,喜庆的音乐传遍了大街小巷。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所有的过程走完,炎子昂早已经迫不及待的直接打横将苏浅抱进了新房。

    这一次他一定要来一个完美的洞房。

    一想到春宵一刻值千金,炎子昂就迫不及待的亲吻着苏浅的脸颊。

    “爸爸,妈妈!我要和你们一起睡!”就在两个人紧搂在一起的时候,突然间不悔推开门,向他们跑去。

    门外以大帅为首听墙角的人,瞬间被不悔推开的门,摔倒一地。

    “都给我出去!不要影响我的新婚夜!”

    一声惨叫在少帅府里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