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九龙圣祖》 正文 第2068章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 WwW.630xiaoshuo.,,

    “这位小兄弟说得不错,我杨家搬到阳谷镇还不到半年,对于这里有这样的一间密室,那是半点也不知情,还请关大都统明鉴!”

    有着云笑的引导,杨昊也不是个草包,当即顺着这条路就上了道,其口中之言,显然是要将这地底祭拜欧阳家族先辈的密室,完撇干净啊。

    虽然这未必能让关天荣打消对杨家的杀意,但能挣扎一分是一分,就算是死,杨昊也约不能让关天荣这些家伙太好过。

    “胡说八道,那日我明明看到们杨家大长老杨海,进入这地底密室之中,难道这也是假的不成?”

    听得杨昊的辩解之言,南彪突然跳了出来,指着杨家大长老杨海说出一个事实,让得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到了这位身上。

    “哦?大长老,有这种事?”

    杨昊看向杨海的目光意有所指,口中的反问,也让后者瞬间就明白了其言中之意,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我……我其实也是在数日之前,才发现有这样的一间密室,没承想刚刚找到进入的办法,就被这位在暗中看到了,还真是惭愧啊!”

    对方要找杨家的麻烦,作为杨家大长老的杨海也是豁了出去,虽然这番话漏洞颇多,总算是一番辩解之辞,而且还暗讽了一下南彪行事卑鄙,为人不齿。

    “们……们这是诡辩!”

    被杨海这么一挤兑,南彪差点直接气出一口老血,怎么一件板上钉钉的事,突然之间就被歪曲到这个程度了呢?

    “好了南彪!”

    见得南彪下一刻就要直接爆发,关天荣的沉声终于传来,见得他将目光扫过杨家诸人,最终停留在了云笑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这地底密室中的欧阳家牌位,总是在杨家发现的不假,若是没有什么交代,恐怕帝后大人责问下来,咱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盯着云笑的关天荣,口气倒是颇为平静,似乎然没有因为杨家的诡辩而引动心神,说到后来还补了一句:“说是吗,星辰?”

    “呵呵,关大都统不就是担心这些欧阳家的牌位没法交差吗?那这样呢?”

    云笑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听得他口中这莫名其妙的话语出口后,诸人都有些不能理解,暗道最后一句反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轰!

    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人都是看到云笑右手朝着后方一挥,紧接着一朵血红色的火焰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到了其身后的牌位墙之上。

    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那些只是由木料制成的牌位,便是尽数化为了灰烬,云笑祖脉之火何等强悍,又岂是这些普通材料的牌位能承受得起的?

    这一幕无疑是让密室之中的所有人都惊得呆了,尤其是天荣中队的队长们,对于这样的变故根本就是始料未及。

    至于杨家族人们则是又惊又喜,虽然云笑烧的是他们祖先的牌位,但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对这个黑衣年轻人,生出了一丝感激之意。

    像杨昊等心思转得极快的杨家修者们,尽都知道对方这一手是在毁灭证据,虽然未必有什么用,但这份人情,他们是绝对需要领的。

    “星辰,干什么?”

    这一次关天荣终于是失态了,因为这是他然都没有想过的结果,也没有想到这个叫星辰的家伙,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当着自己的面就敢毁灭证据。

    “我只是为关大都统解决一些麻烦罢了,现在欧阳家的牌位已经没有了,关大都统也不用再负什么责,两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云笑转过头来,盯着关天荣侃侃说道,如此惫懒的态度,差点让这位都统大人和刚才的南彪一样,直接喷出一口老血来。

    “星辰,真以为毁了这些灵牌,就能消除杨家乃是欧阳家族分支的罪名了吗?”

    怒极攻心的关天荣,这一刻再也不想和这拥有妖孽口才的小子讲什么大道理了,这到得杨家之后一直被其牵着鼻子走,自己还真是愚蠢啊。

    或许是关天荣已经意识到单比口才心智的话,自己恐怕并不是这黑衣小子的对手,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直接用实力来碾压来得痛快。

    “咦?刚才关大都统不是说要看证据行事的吗?难道我帝龙军现在的行事都要不择手段了吗?”

    云笑似乎是极为诧异,此言一出,让得关天荣怒意更加浓郁了几分,要知道他刚才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对方强行给他加上的。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总不可能让关天荣承认不需要证据就灭人家族吧,他那些计划,一些小队队长可都是不知情的。

    “星辰,可不要忘记自己乃是帝龙军的一员,难道真的要为了这欧阳家族的余孽分支,而叛出帝龙军不成?”

    关天荣刚才确实是愤怒已极,而当他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心头却又升腾起一丝兴奋之意,暗道自己的目的,似乎要从另外一个方向达成了啊。

    毕竟如果云笑身为帝龙军一员的话,关天荣顾及军规,真要下杀手恐怕得有诸多顾忌,至少不能在这大庭广之下,毫无理由将之打杀。

    但要是因为某些事,让得星辰不再身属帝龙军,那他动起手来无疑就要方便多了,也不会再受帝龙军军规的束缚。

    “看来关大都统是打定主意,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了!”

    从关天荣的眼眸之中,云笑也看出了一些东西,其目光在那已经关上的密室之门上看了一眼后,便是冷声出口。

    “星辰,我再问一遍,是不是要为了这些欧阳家族的分支余孽,违背本都统的命令?”

    自知口才和道理都讲不过对方的关天荣,这一刻赫然是拿出了自己身为帝龙军都统的身份,此言出口,他身后的诸多小队队长们,都是齐齐踏前一步。

    不管怎么说,关天荣都是这一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就算他的命令不合情理,下属修者也只能是先执行了再说,不能有丝毫违背。

    场中的气氛,突然因为关天荣的这几句话,而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如此一幕,不由让杨家族人们喜闻乐见,却又为那黑衣青年心生担忧。

    这些杨家族人们完想不通,一个身为帝龙军修者的年轻人,为何会为了杨家而选择不断得罪一名都统大人。

    但这并不妨碍杨家族人们对云笑生出感激,这可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保杨家啊,一个不慎,恐怕都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地底密室。

    “关大都统,虽然身为帝龙军都统,也是我的顶头上司,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称,我可不敢跟着行那些倒行逆施之事,败坏了帝龙军甚至是苍龙帝宫的名头!”

    当着众人的面,云笑自然是不会说要反出帝龙军的话语,这一番话大义凛然,竟然让好几个天荣中队的小队队长,都是生出一抹赞同之意。

    这人不是机器,也是有自己想法和判断的,当年的欧阳家如何被灭,如今已不可考证,至少眼前的杨家,根本就没有做过错事,相反还救了南彪和其小队队员几条性命。

    杨家到底是不是欧阳家余孽暂且不说,就算真是欧阳家余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之杀人灭族,那未免太过残忍了。

    “星辰,我杨家的事,不需要这个外人来管,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就在关天荣想要将云笑倒向欧阳家余孽的事做成板上钉钉之时,杨家家主杨昊却是突然厉声开口了,而且口气之中,半点也没有对云笑的客气。

    不过这样的口气,云笑又如何不明白,那是不想自己真的因为一个注定要被灭的杨家,而将自己给拉下水啊。

    此刻杨昊表现得越凶悍,就越能撇清和云笑之间的关系,这都是做给关天荣和那些小队队长看的,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相助,已经让杨昊生出一丝感激之情了。

    杨昊话音落下,诸多杨家族人们身上都是冒出了浓郁的脉气,看来是想拼个鱼死网破了,他们打定主意,就算是最终难逃一死,也要撕下那些家伙几块肉来。

    “星辰,我再给一个机会,去将杨昊的头割下来,或许本都统可以重新考虑的叛军之罪!”

    关天荣眼珠一转,这番话语看似大度,但他知道以这星辰刚才的表现,恐怕绝不可能答应,到时候叛军之罪,可就是铁板钉钉了。

    “我只是在维护帝龙军的名声而已,何罪之有?”

    云笑口中轻声发出,紧接着竟然往杨家众人的身前一站,这小小的一个站位,似乎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

    前世的龙霄战神,可是和欧阳家末代族长欧阳鼎乃是莫逆之交,而且云笑知道四大家族之所以会覆灭,也是因为替自己申冤,这才惹怒了苍龙帝后。

    若是遇不到便罢了,可是现在既然身临其境,云笑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欧阳家的分支族人们,被关天荣这个讨厌的家伙一网打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