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星沙若梦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对决 新
    ♂? WwW.630xiaoshuo.,,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的身边,保护,因为只属于我的。

    少女骄傲的言辞,倔强的神色,现在看来,并没有说谎。

    多少次,她的从天而降,救他于危难之际。

    一缕缕的幽香而来,芳香沁鼻。

    此刻这个人又站在他面前。

    本来以为再难相见,本来以为必死无疑,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变。

    薛望祖的长剑明明已经到了最近处,只要再往前逼近一步,就能够将他杀死。

    然而这一步吗,却永远无法踏进。

    长剑上游荡的风华,是可以看见的色彩,白色的烟尘恍如丝带一般,不住的往后面退去。

    老曹会惊诧于这一招的美感,而林若则受制于这一下危险。

    不同的人会看到不一样的色彩,这也是薛望祖攻击的模式。

    千变千色,个人所见皆不尽相同。

    只是在所有人心里面,当薛望祖出手的那一刻,林若的命运已经被注定好了,只有死亡。

    虚空恍若在抖动一般,所有人都从中感受到了不安。

    命·冕师者,一步踏虚空,万物皆虚,无所可当者。

    这就属于命·冕师的实力,成为命·冕师以后,就能够掌控部分的空间秩序,所以他们的攻击多数像是空间裂缝里面直接出来的一般。

    恍如刚才的那一剑。

    剑似云来,恍若虚无,却能杀人夺命。

    然而现在虚空发生一声震荡,而薛望祖往后面退了一小步,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刚才的攻击被挡住了,这并不叫人感到吃惊。

    与他同辈,挡住他攻击的人也有。

    只是现在挡住他攻击的人,用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眼下这个人不仅仅是挡住了他的攻击,还直接用力量反噬了他,这才是让他感觉到最为诧异的地方。

    薛望祖这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人反噬的。

    这才是让他感到奇怪,以及担忧的地方。

    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从来就没有见过。

    在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的身上,薛望祖能感觉到那一种像是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感觉。

    拥有这种感觉的人,绝非是寻常之家出生的人。

    但是整个星沙帝国里面的王侯贵族,他都认识,并没有见过她。

    “是谁?为什么要阻挡我击杀要犯。”

    在薛望祖的心中,这个女人虽然他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儿,但是总归是星沙帝国的人吧。

    只要是星沙帝国的人,他就可以进行恐吓!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眼前的女人根本就选择无视他,反而是转过头,看向林若。

    “好久不见了,早知道会这么的狼狈,我就不离开了。”

    姬胜男旁若无人的说道,看向林若的样子有些怜惜。

    慢慢的走过去,清风随她变得柔和起来,只见她直接抱住林若。

    林若也没有想到姬胜男会在这个场合之下拥抱他,有些发愣。

    但是他从姬胜男那里感受的情丝却是那么的真挚。

    以前的时候,他也在回避,哪怕是现在,他的内心里面或许都还住着一个人,但是却已经无法再去完的忽视眼前这个女人的存在了。

    “谢谢的到来……”

    以前的时候,他从未对姬胜男说过这一句话,而现在说出口。

    也是他唯一能说出来的话语。

    ……

    姬胜男的过来,让白常宁也是一愣。

    原本以为已经分道扬镳了,不想兜兜转转又到了一起。

    但是无论怎么说,姬胜男的出现无疑是非常及时的,这也让他可以安心的对付起周围的几个黑衣人。

    一开始一对六,而现在一对七。

    虽然有些吃力,但是勉强还可以维持住。

    更重要的是,假若在姬胜男和薛望祖的那边出现了一点偏差的话,必然会动摇这边人的心态,那时候就是她反击的开始。

    对于姬胜男的实力,他还是很相信的。

    即便是在以前的时候,姬胜男的实力也碾压薛望祖一头,更别说这几年来,姬胜男的实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这份提升不是境界之内的提升,而是跨过境界的提升。

    虽然比之林若来说,境界跨度的幅度没有那么的大。

    但是要想到本身姬胜男的实力,在她之上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多少了。

    如果用来比喻的话。

    将林若当做一个单位一,而林若可以对付三倍他实力的人,也就是三,在林若获得了进步以后,他的实力变成了原本的两倍,也就是二。

    但是变成二的林若已经无法在对付高于自己三倍实力的人,只能对付的了,两倍于自己实力的人。

    因为各个等级的储量并不一样。

    等到了林若到了三的时候,他的力量最多只能对付五,四是同理,而到了五这个阶段,他所能做到的和四并没有多少的差别。

    相比于姬胜男而言,继续以林若为单位一作为比较话,那么姬胜男身体里面的储量就是八。

    储量约大,就越是难以进阶,但是如果跨过了一步,所面对的世界就会完不一样。

    现在的姬胜男完有实力对付高于她一阶的人,但是那些人如果处在顶峰的话,却也很难说。

    但是问题是现在的薛望祖比之姬胜男还要弱一些,只是处在储量七的位置之上。

    这让白常宁想到了自己,初次见面姬胜男的时候,他只是感觉到他和姬胜男之间的差距,但是却认为自己还能追,而现在他所感觉到的已经不是差距了,而是鸿沟。

    他面对姬胜男,眼下只能望其项背。

    ……

    相比于白常宁心中所想,而老曹的心里面也开始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原本在他的心里面已经处于一种哀默的状态。

    在想着徐维这边死了,下一个等到的就是他。

    他甚至都已经想到了自己可能会变成的状态。

    身上拆满了长剑,而后献血直流。

    或许今天,他会成为为数几个不死于火海的人,不过最后他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未免有些天真。

    薛望祖肯定是会杀人不留痕迹的。

    要想被人查不到,最好的办法就是毁尸灭迹。

    所以他们死后,必然会被丢到三昧真火的里面。

    原来到了最后,还是逃不脱三昧真火的制裁。

    老曹一声叹息,而就在他叹息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光影飞过。

    而后眼前的一切瞬间反转了过来。

    林若活了下来,一个美得有些过分的女人救下了林若。

    我发誓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毫无瑕疵的脸蛋,完美的身姿,站在那里,如花园中那一朵至美的花,美的炫目。

    老曹情不自禁的说出。

    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么激烈的战场之上,他都会如此的失神,并且去评价一个女人。

    但是,眼前的女人实在是太过耀眼。

    而且和林若的关系也非比寻常。

    折让老曹心下有些嫉妒,真看不出林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凭什么就能拥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鲜花插在牛粪上!!

    老曹为这句话点点头。

    然而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的战斗再一次一触即发,还是薛望祖先发动的攻击,不过这攻击看着显得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

    难道说连薛望祖都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了,果然林若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会让人人神共怒。

    老曹这边想着,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关注的话题已经开始发生了偏移,但是有一点他是对的,那一点薛望祖确实是感觉到了自己被羞辱了。

    ……

    一向不会有人无视他的存在。

    而现在眼前这个女人,在他问话的时候,却丝毫不去理会他,反而转过身去拥抱林若。

    这一瞬间,让他瞬间心起恼火。

    凭什么?

    凭什么所有人都喜欢林若!

    青梅还有现在这个女人。

    薛望祖希望青梅,在星月城的那段时间里面,他曾经向青梅表白过,却直接被拒绝了。

    他想要强行让青梅嫁给自己,只是他还没有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被他的父亲硬是拖了回来。

    而后就听到了青梅结婚的消息。

    那时候,他还在那天晚上独自买醉,那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人,却以这样而收尾。

    然而这三年来,他逐渐已经忘了这件事。

    直到现在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出来这里,并且拥抱林若。

    这让他又是嫉妒,又是愤怒。

    嫉妒林若,愤怒姬胜男对于他的无视。

    不过想想也就算了,如果杀死这两个人的话,那么一切的屈辱根本就无关紧要。

    无数的长矛盘旋在空中,而他们的源头就像是一个个旋涡一般。

    “落!”

    随着薛望祖的这一个吼声,那些长矛瞬间脱离了旋涡,直接落了下来,并且冲向林若和姬胜男飞去。

    看着毫无反应的林若和姬胜男,薛望祖的嘴角慢慢的上扬,大局已定。

    如雨般的攻击已经到来,而且离林若和姬胜男如此近。

    他才不相信姬胜男可以一下子反应过来。

    一开始他的攻击被挡住,他只当做是姬胜男那边准备了很久。

    所以现在他的对自己的这一招尤为的相信。

    一切都要结束了。

    他如此想着。

    ……

    另一边,林若和姬胜男两个人就如此拥抱着。

    许久未见的情丝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

    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奇特。

    林若这边是看到了薛望祖即时发起的攻击。

    不过他的内心里面却并不显得那么的担忧。

    只要有姬胜男在。

    是什么时候将姬胜男当做了定海神针的存在?

    只要有她在一切的危险都可以不去在乎。

    或许是在那一次冰窟底下,姬胜男飞落下来的挡在他面前的时候。

    现在想到那个场景,恍如昨日。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但是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时光往往就在昨日。

    林若是看见了。

    而姬胜男只是感觉到了。

    在林若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我会为处理好一切的。”

    而后姬胜男转过身,看着即将落在她身上的这些长矛。

    双手一拍。

    只听到“啪”的一声,以一种极快速度落下的长矛,瞬间停在半空中。

    那个样子仿佛是整个时空停滞在了那一般。

    其实却并不是。

    所有人都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在白常宁和七个黑衣人那边,他们的战斗还在继续,甚至是越演越烈。

    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旁边的战斗。

    而老曹这一直是在担心着。

    林若和姬胜男这边也未免太旁若无人了。

    他们两个人的拥抱就像世纪拥抱一般。

    薛望祖也处在一种即将得手的狂喜之中。

    只是他没有想到是他的这一次狂喜,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他的长矛被固定在半空,像是被冰冻在那里一般。

    而随着姬胜男刚才那拍了一下的声音彻底消失。

    他的那些长矛也瞬间碎裂成粉末。

    化作星光点点,然后消散在他的眼前。

    “所有的攻击,对我来说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听到姬胜男这种蔑视的话语,薛望祖心下不甘。

    从来就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这让他瞬间暴跳如雷。

    原本他的攻击还有章法。

    而现在他的攻击显得凌乱起来。

    天空中,满是薛望祖召唤出来的东西。

    寻常人如果看到薛望祖的这些招式的话。

    怕是现在早已经腿打哆嗦,不敢动弹。

    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姬胜男。

    姬胜男这一边所表现出来的表情是完不在乎。

    无论对方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拉动什么样的进攻?

    对于姬胜男来说,都只是天边的毛毛雨。

    因为薛望祖和她的差距,恍如天与地之间的差距。

    她现在不发动任何的攻击,只是想要看猴戏一般的看着薛望祖,她不想要杀人,只是想看着那个想要杀他人自己癫疯。

    当一个人和对方之间的实力有了如此庞大的差距以后。

    她是可以轻易的做到。

    薛望祖现在整个人都炸了,哪里还有外边流传的公子世无双的那个模样。

    他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进攻毫无作用。

    “到底是谁?”

    薛望祖再一次问道。

    “姬胜男,幻灵国度的三公主。”

    姬胜男一字一句的说道,总不能让对方死的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