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合租医仙 > 正文 第五千九百三十五章 太巧合了吧?
    “有点儿意思,又是一棵有自主神识的树吗?呵呵,不错,真是一个好东西啊,我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听到这话,唐羽忍不住徒自一笑,摸着下巴,眼中散发着精芒。

    这里有着两棵神树,若是自己得到的话,唐羽有一种预感,自己可以直接进阶主神。

    而对于唐羽来说,本身就已经得到了称号主神的授予,在进阶主神之后,恐怕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可以达到称号主神,这是境界的两连跳,饶是唐羽也是为之激动。

    唐羽最欠缺的一直是境界,现在终于将境界赶了回来,勉强达到天神境,若是能够更进一步,那将会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

    话说间,只见史文龙带着铁头已经归来。

    而跟在铁头身边的,则是一个女孩。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个女人。

    唐羽本来没有在意对方,但是当看到这个女人的模样之后,唐羽顿时瞳孔剧缩。

    这个女人,居然和神月婵长得一模一样!

    神月婵作为阴阳宫殿的器灵,在这阴阳宫殿没有找到宿主之前,神月婵从中脱离,然后被天地孕育,成为了一个人。

    但是,终究,神月婵并非是一个人,本质上还是一个器灵。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居然和神月婵如此的相似,这让唐羽有些怀疑人生。

    不管怎么看,对方和神月婵都是一模一样的,哪怕是自己,从外貌上,都分不出来任何的差距!

    唐羽盯着这女人,念头飞转。

    人和人长得有些相似,这是正常的。毕竟,整个宇宙那么多的人,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有人和神月婵长得这么相似,而且还被自己遇到了,这就显得有些太不同寻常了。

    “你让我过来到底做什么?”

    只见这个神似神月婵的女人淡淡的看着铁头,淡漠的开口说道“治病吗?我都病,无药可医,也就不用白费心思了。”

    “这一次带你过来,确实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也是帮你治病。”

    铁头微微迟疑,苦笑一声,说道“这一次这位恩公可以帮你治疗,他医术十分高明。”

    “你说的那个恩公,就是这个一直盯着我的人吧?”

    这女人却淡淡的看了唐羽一眼“你这个人,一直盯着他人看,你不觉得很不礼貌吗?”

    “这……”

    铁头听到这话,顿时一激灵,急忙喝道“你这个死丫头,在这里胡说什么呢?”

    “抱歉。”

    唐羽微微摇头“你很像一个人。”

    “呵呵,男人。”

    女人听到这话,嘴角反倒是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只会说这种无聊的话吗?很像一个人,像谁?像你妻子?这种搭讪方式,不觉得太过老套了吗?”

    “但是,实际上你真的很像我的妻子。”

    唐羽微微点头,如实说道。

    “呵呵呵,说什么还真的是来什么啊。”

    女人冷笑一声“你还真是大言不惭。”

    “恩公,对不起,对不起,小女确实不会说话,还望您别见怪。”

    铁头此时也是气的不行,但是却又对自己的这个女儿无可奈何,只能够不断的朝着唐羽求情,希望唐羽别和对方一般见识。

    “没事。”

    唐羽摇头一笑“这个小家伙的警惕性还不低,不过也能够理解。史文龙,先将这位姑娘带进屋子吧。”

    “是,主上。”

    史文龙恭敬的应道,带着这女人则是朝着屋子里进去。

    不过,这个女人倒是没有反抗,冷笑一声,也是跟着进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唐羽看着铁头,好奇的问道“若是你女儿对我有敌意的话,我也能够理解。但是,她貌似对你也有着很大的敌意,和你说话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嚣张啊。”

    “说来不怕恩公笑话,我这确实也没有办法。”

    铁头苦笑,叹息道“这孩子一直恨我,觉得是我将她母亲害死的。而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帮她母亲报仇,她根本看不上我。

    本来她确实身体有问题,而她也根本不想活。但是我也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啊,那样我真的没脸下去见她母亲了。只是说多了,都是泪啊,哎。”

    听到这话,唐羽也是无奈一叹。

    有些东西,还真的是这样。这事儿就算放在自己的身上,唐羽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

    或许,在外面的世界里,一切的灾祸都可以解决,但是在这里,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些事情是说不明白的。因为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对和错。

    如果一定要说谁错,错的就是这个世界。

    “没事,我暂且帮你看看吧,一会儿我旁敲侧击一下,看看她到底对你是什么意思。”

    唐羽拍了拍这铁头的肩膀,也是有些同情对方。

    老丈人和媳妇儿都死了,现在就剩了个女儿,然而,这个女人还在憎恨自己,这绝对是一个悲催的人生。

    “多谢恩公,若是您能够帮忙开导她一下的话,那么感激不尽。”

    铁头急忙感激道“我只希望一点,那就是她别恨我。只要她可以不恨我,能够理解我,那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走进屋子,唐羽则是看到这女人独自坐在了靠窗的位置,目光看着窗外,一眨不眨,就那么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羽将门关山,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你不是说我和你妻子长得很像吗?那你能够不知道我叫做什么?我那个父亲应该都会告诉你吧?”

    女人淡淡的开口,轻笑一声。

    “我没问,他也没说。”

    唐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说道“至于我的女人,她叫月婵。”

    神月婵是有着神前晓冠名的名字,而实际上,月婵自然并不姓神。

    “呵呵呵。”

    听到这话,这女人则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说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呵呵,虚伪的男人。我就叫做月婵,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你的女人?真是不要脸!”

    “你也叫月婵?”

    唐羽微微一愣,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这个神似月婵的女人,确实吃惊不已。

    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