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强婚厚爱:霸道顾少惹不得 > 《强婚厚爱:霸道顾少惹不得》 正文 第542章 离婚官司
    第542章 离婚官司

    第二日,白文盛就付出了行动。

    在白雅晴药水被下毒,白文盛正式把股份卖给顾南骁,和顾南笙撕破脸皮之后,白微雨就从久盛里退了出来,失业了。

    前些天,白文盛一直都没精力去想白微雨的问题,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白家以后该怎么办,白雅晴以后该怎么办。

    但现在,他终于抽出时间来想一想白微雨了。

    对于白微雨这个孩子,白文盛总体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是自己从前很宠爱的一个情人所生,长得漂亮,又听话,不会与自己对着干,总体来说,还是很好掌控的。

    而最主要是,白微雨现在还算清白,放到公司去好好培养,以后找个好人家嫁了,自然也是白家的一大助力。

    只是,当顶着与老婆吵架的风险把白微雨安排到公司重要岗位的白文盛却不知道,白微雨私下里到底是怎样的面孔,她长着一张柔弱又美丽的脸,她的心肠到底是怎么样的。

    白微雨在脚上的烫伤稍好一点,刚刚能走路的时候,就被带到了白氏集团,安排在了市场部,刚入职便是总监助理的位置,不上不下,暂时威胁不到白雅晴的位置,甚至也不会太碍白母的眼,但也能学的到很多。

    正式办理入职,又在公司里待了一天之后,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白微雨就欣喜的拨通了夏初心的电话。

    夏初心是唯一知道白微雨真面目的人,白微雨觉得,和夏初心见面,不用和其他人一样装模作样的装懦弱,真正的放松自己,她会感到很开心。

    接到白微雨电话的时候,夏初心刚从海韵出来。

    自从和樊少卿见过面,心事都打开了,心情也都放松了一些之后,夏初心便将精力都投到海韵上来,好好的学习商场上的事,正式的为毕业以后的生活做准备。

    看到屏幕上白微雨的名字,夏初心有些意外,但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白二小姐,你有什么事吗?”夏初心温柔又客套的问道,对白微雨这个女人,她虽然还可以,但也算不上交心。

    毕竟,一个知道了彼此太多黑暗面的女人,实在是很难交心得起来。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白微雨声音轻快,听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笑着说道:“顾太太,有空吗?今晚一起吃个饭,如何?”

    夏初心抿了抿唇,有些犹豫,没有立即出声。

    说实话,经历了上次白微雨和顾南笙的打架事件,她有点害怕,她不想和白微雨牵扯太多,以免被顾南笙怀疑,招来更多不必要的报复。

    可是,想着自己被冤枉下毒的时候,也算是白微雨帮的忙,这么长时间以来,白微雨的确帮了不少忙,现在目的得逞了不理她也不算太好。

    心里头有些纠结,最终,夏初心还是下定了决心,抱着去见一面,把该说的说清楚,夏初心就去赴约了。

    半个小时后,市中心一家私密性很好的餐厅里,两人见了面。

    夏初心进门的时候,白微雨早已到了,她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白微雨迎过来的笑脸,见她确实心情不错的样子,夏初心更是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白二小姐今天心情很不错?”夏初心在白微雨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问道。

    “爸爸终于打算重视我了,母亲也不敢小看我,我如今的日子确实很不错,还算逍遥自在。”白微雨回答得很爽快,她抬眸扫了夏初心一眼,笑着说道:“当然,这一切除了我自己的努力之外,也还有顾太太的功劳,我还得感谢顾太太当初的提点之恩,还有后来帮我对付了顾南笙替我扫平了不少障碍呢!”

    夏初心撇了撇嘴,没有吭声,她忽然有些看不透白微雨了,她实在不敢把眼前这个女人与当初第一次见面在宴会上被白雅晴欺负哭的形象重叠起来。

    她有些心塞,也不好说自己真的帮白微雨对付了顾南笙,毕竟她们两人目的一样,都不喜欢白雅晴,都讨厌顾南笙,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殊途同归而已。

    “白二小姐客气了。”夏初心敷衍的勾了勾唇,淡淡道:“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与我可无关,不过,能看到你能有如今的地位,我也就很高兴。”

    “顾太太不必太自谦,也不必忙着与我撇清关系,毕竟,我可不傻,我才不会拿这些去威胁或是伤害到顾太太的利益。”因为不用在夏初心面前掩饰什么的缘故,白微雨说话更是直接到近乎直白。

    夏初心眉头皱了皱,对于白微雨这种说话的方式,实在是有些不敢苟同,只好干脆低下头去,不多说了:“嗯,这道菜还不错,白二小姐多吃点。”

    夏初心的模样,白微雨都看在眼里,自然也知道她这样是因为什么。

    无外乎就是不够信任自己,想要避嫌罢了。

    对于夏初心的态度,白微雨也没什么感到不开心的,她也只是一边吃着菜,一边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事:“我知道顾太太也有你自己的顾虑,不过顾太太请放心,接下来我想做的和顾太太想做的就没有重合的部分了,我或许帮不上顾太太什么忙了,当然,我也不需要顾太太帮我什么忙了,只希望以后若是有缘遇到,顾太太可不要离我远远的,把我当个普通朋友,这样就挺好。”

    言外之意,这就是各自达到目的,一拍两散各自安好的意思吗?

    装了一晚上哑巴的夏初心,终于放下了喝汤的勺子,抬起眸来看了白微雨一眼,声音很淡:“白二小姐还真是有趣,我何时没有把你当普通朋友呢?”

    一顿饭,便在两人对视的默契中结束。

    吃完后,结过账,不需要过多的寒暄,两人就相安无事的各自离开。

    目送白微雨的车子渐渐远去之后,夏初心这才上车。

    回去的路上,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声,夏初心强迫自己放下那么多黑暗的上不了台面的心事,焦灼了许久的心,才终于能安静了下来。

    和白微雨斩断联系之后,夏初心的日子就过得普通而平凡。

    樊氏和夏氏的事都是顾南骁在帮忙,她帮不上忙,当然也没有能力帮忙,她的所有心思,便都放在海韵上,还有毫不停歇的写着自己的书,以及带一带穆潇潇。

    之前那些让她着急上火的樊氏和夏氏,她都不需要去过多的关心,只是偶尔和顾南骁交流一下,问一问进展,并且和樊少卿还有夏初晴联系一下,询问一下近况,这样就很好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就在夏初心渐渐适应了早出晚归的白领生活,生活也过得平静如水的时候,一件大事的发生,打乱了夏初心的节奏,也冲击了海市每一个吃瓜群众的心。

    顾南笙和白雅晴,这两个曾经为海市各方媒体还有吃瓜群众贡献了不少话题的夫妻,在这段婚姻才刚半年的时候,正式的在法院立案,对簿公堂。

    或许是白雅晴肚子里那个孩子死得太憋屈吧,又或许是白雅晴的性格本来就强势,吃不得半点亏,这一次和顾南笙打官司,白雅晴几乎拿出了在商场厮杀的十二分的精力,几乎拿出了所有的手段,全都用在了顾南笙的身上。

    一桩离婚官司本来不算什么,法庭上你来我往的嘴上机锋也不算什么,但在法庭外,网络上,两人也是不消停。

    从婚前到婚后,从婚后到如今的离婚,两人不止撕破脸了,几乎算得上是把脸皮放在地上轮番碾压践踏的方式,互泼脏水,互揭丑闻。

    白雅晴的丑闻不多,最多也就是婚前骑驴看马,起先中意了顾南骁,被顾南骁拒绝后又选择了顾南笙这一点,这一点对于海市吃瓜群众来说不算什么,毕竟当年就算顾南骁风评不好传闻颇多,但他的容貌气质还有家世,注定了他就是海市万千少女心中最值得嫁的男人。

    顾南笙的黑料就很多了,婚前婚后那些花花新闻不算,光是潘玲玉顾南笙母子俩为了阻止顾南骁和苏家联姻设计了车祸,破坏了订婚礼,这就让海市的媒体圈震了一震。

    不止如此,还有这些年潘玲玉对顾南骁的各种暗算,各种暗中打压顾南骁想要扶持自己的儿子顾南笙,更是让潘玲玉母子俩沦为了全城的谈资与笑柄。

    白雅晴的这一番爆料,直接让顾南笙本就不多的好评更是成了负数,身上黑料太多,已经惨到不能更惨,洗都洗不白的地步。

    一时间,这对曾经还算恩爱也算同甘共苦的夫妻,互相杀成了斗鸡眼,杀成了互不相让的仇人。

    “顾南笙,我劝你最好还是答应我的离婚条件,在这份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别太拖拉,要不然,你并非顾家亲生子的事情爆料出去,对你可不是很好。”说到这里,像是故意威胁似的,白雅晴捏了捏拳头,昂着下巴得意道:“毕竟,我不止掌握着你不是顾家亲生子的证据,还掌握着你母亲谋害亲夫的证据,我想,你也不想在失去我的扶持的情况下,还母子俩双双遭难,沦为口诛笔伐的对象,是吧?”

    顾南笙吓到了,这一番离婚拉锯战下来,他一边忙着应付顾南骁在商业上的狙击,一边应付着白雅晴在离婚官司上的打压,早就疲惫不堪了,这会儿面对着白雅晴的恐吓,他更是急了眼。

    “你敢?”顾南笙捏紧了拳头,满脸的郁色。

    “你尽管试试看,我敢不敢?”白雅晴扬着下巴,毫不退让:“为我儿子报仇,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顾南笙气得瞪了眼,却在气势上根本就不能撼动白雅晴半分,不得已,他就算再是不敢,也不得不在不平等的离婚协议上签字,忍痛割让了自己的一大部分财产。

    殊不知,白雅晴拿着巨额的财产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顾南骁的电话:“顾总,您让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不知您答应我的,什么时候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