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城 > 第六节 做个人吧
    倘若说安防中心是兵荒马乱,那么围观的学生们就是集体打了鸡血,陷入狂热,一面倒支持铁耕王。

    他们没见过如此操作。

    骚,太骚!

    在古典光甲的时代,键式主控台大行其道,那也是异形光甲大放光芒的时代。师士们只需要背下专门的命令组合按键,便能够控制光甲进行相应的操作,异形光甲和人形光甲没有本质的区别,并不影响其操作。在那个时代,蜘蛛、狼、鸟类都是光甲常见的形态,手速是实力的象征。

    脑控仪的出现改变一切,宣告古典时代的结束。它能识别人类的脑波,并与光甲相连,人类可以直接通意识来控制光甲。脑控能够实现更快、更精准的操作,彻底解放了人类的双手。

    光甲也从一种强大的机械,而逐渐成为人类躯体的延伸,成为人类的“第二躯体”。

    人的“躯体”,只会是人形。

    人类无法把自己想象成一条鱼或者一只鸟,无法模拟自己有六条腿,找不到有九条尾巴是什么感觉。

    异形光甲迅速退出历史舞台,人形光甲成为唯一的选择。曾经的战斗蜘蛛在地底洞穴悄无声息前进、光甲狼在丛林间穿梭奔跑的画面,随着古典光甲的消亡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如今是脑控的时代,是人形光甲的时代。

    当新生们看到铁耕王像头犀牛一般疯狂突进时,气氛一下子被点燃。

    “冲冲冲!铁耕王冲鸭!”

    “奔跑吧铁耕王!”

    “卧槽!神一样的操作!”

    “我擦!神经病一样的操作!”

    铁耕王驾驶舱内的龙城,视野内一片红色的系统提醒,滴滴滴警报声不绝于耳。

    “打桩深度未达标准,请重新确定打桩位置!”

    “打桩深度未达标准,请重新确定打桩位置!”

    ……

    教官说过,永远不要抱怨手中的武器,哪怕它是根筷子,都比抱怨有用得多。龙城觉得教官说得很对,铁耕王不是最好的战斗光甲,但是它依然是一架光甲。

    比赤手空拳强得多。

    龙城在决定来学校的夜晚,他就开始绞尽脑汁怎么挖掘铁耕王的潜力。进入训练营,哦不,是进入学校之后,他可以从其他学员手上抢夺光甲,但是在最初的战斗中,他只能依赖铁耕王。

    打桩器的输出功率不错,作为钝器攻击挺不错,比大锤什么的要好用得多,附带的高频震动难以防御。更换前端,譬如铁钎,立即就变成杀伤性十足的武器。

    利用打桩器充当发力点,是龙城为了弥补铁耕王机动性不足构思的战术。不过他最初的想法,只是在击中对方光甲时,借力摆脱。

    四肢着地,则是这个战术基础上的灵机一动。

    观察动物是训练营的必修科目,龙城经常观察的是猫科动物、狼和蛇,它们的动作协调,擅长隐藏自己,发起攻击时有若雷霆,爆发力惊人。

    驾驶光甲像野兽一样奔跑,他也是第一次。

    龙城跑得很别扭,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动作不协调。仔细回忆曾经观察过的那些野兽奔跑的细节,他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动作。可惜铁耕王配备的脑控仪是民-1级别,也就是民用的最基础款,精度感人,也无法获得信息反馈,效果如何龙城也无法得知。

    龙城之所以选择四肢奔跑,并非觉得四条腿快过两条腿,他不是野兽,四肢奔跑他不擅长。

    他考虑的是节奏。

    两个打桩器输出的能量更强劲,可如果只用它们,铁耕王奔跑的节奏很容易被捕获。可如果加上双足,多了两个发力点,他可以有更多变化的可能,可以完成更多的变向。

    教官说过,节奏是战斗的核心。

    龙城不喜欢教官,讨厌训练营,厌恶杀人,可奇怪的是,教官说过的话他总是记得很清楚。

    所以他活下来。

    眼前的掠过光弹在空气中划出笔直光痕,耳畔爆炸的轰鸣不绝于耳,忽然之间,龙城仿佛突然被拉进那段染红的记忆泥沼。

    你不要做杀手,想办法逃出去。

    安娜的话好像昨天才说的一样。

    龙城有些愧疚,他有段时间没有梦到安娜了,希望安娜不要怪他。

    不断亮起的红色提示警告框把他的视野染得红彤彤,就像是透着血幕看着远方,山峰的校长室若隐若现。

    他想起曾经的一次训练课,一座比这更高的山峰,密集的自动火力碉堡喷射着数不清火舌,染红了天际和山峰。

    那场训练课死了十六名学员。

    【R6】能量炉终于达到全功率运转,龙城捕捉到低频的嗡嗡声,好似黑夜里沉睡的怪物刚刚苏醒发出的阵阵嘶吼,澎湃的动力沿着关节传导到光甲的每个部位。

    铁耕王开始加速。

    铁耕王的关节缺少减震装置,没有包裹全身的液压缓冲系统,龙城只能用老式的安全带把自己绑得像粽子,确保不从驾驶座椅掉下来。光甲传来的力量反馈感非常硬、直接,每次落地就像挨了一拳。

    龙城没有在意这些,就算是真实挨拳,他也不在意,他很抗揍。

    他需要抓紧时间。

    他只有6分钟,已经过去1分钟。

    安防中心乱哄哄一片。

    主控光脑甜美的声音响起:“打开动物百科数据库,勾选特征,四肢行走,运动参数采集中,开始匹配运算!”

    “参照目标马,匹配失败!”

    “参照目标猎豹,匹配失败!”

    “参照目标虎,匹配失败!”

    ……

    安防中心声浪变大,越来越嘈杂,叫骂声此起彼伏,他们的压力很大。

    每年新生入学,学校都会安排专门一个“小节目”。当他们接到校长室的命令,就知道这是今年的“小节目”。

    安防中心的薪水高,校长很大方但要求也极其严苛。如果今天的“小节目”失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罚薪是绝对逃不掉,开除?可能性很大。安防中心总共有两次被炸的经历,每一次都会出现剧烈的人事动荡。

    恐慌在安防中心蔓延,没有人想被开除。在岄星这样落后的农业星球,很难找到比安防中心薪水更高的工作。

    “参照目标鳄鱼,匹配失败。”

    “参照目标浣熊,匹配失败。”

    “参照目标熊猫,匹配失败!”

    ……

    一名工作人员承受不住压力,双手抱头,不由自主发出哀嚎:“求求你,做个人吧!”

    所有人中,最紧张的是费米,倘若说其他人还只是有可能被开除,专门负责的他可以说百分之百开除。打着领带的衬衫领口被他粗暴扯开,汗水顺着脖子蜿蜒流淌而下,他却浑然不觉。他的脸涨得通红,呼吸急促,就像快要输掉一切的赌徒。

    按理说,时间才过去1分45秒,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可是费米心中愈发不安。对于一位在前线参加过多次战斗的老兵来说,他非常信任自己的直觉,糟糕意味着危险。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一名同事突然大声呼喊。

    “真他妈见鬼!我需要帮助!我锁定不了他!”

    “无法锁定!无法锁定!我再说一遍,无法锁定!”

    “F**K!”

    无法锁定!就像一道闪电劈中费米,他突然明白自己的不安源于什么。之前的攻击落空,他们都以为是主控光脑无法计算出铁耕王行动模式导致而成。直到同事呼叫帮助,他陡然反应过来,对方除了运动方式很怪异,技术也非常出色。

    正视对方的水平之后,暴躁的费米立即平静下来。

    近战型光甲如何摆脱攻击锁定?

    任何一位合格的师士,都会给出许多方案,比如电磁干扰、雾化技术、超态隐身、小型诱饵无人机等等。费米知道得就更多,他见多识广。如今这些方案都整合成为各种模块组件,只需要购买安装,就能实现相应的功能。

    然而铁耕王是一架农用光甲,上面什么都没有。

    那它是如何闪避锁定?难道它装备了这方面的模块组件?

    费米忽然觉得有些好奇,他调出龙城附近的所有监控镜头,不断切换监控镜头。

    监控画面中,铁耕王没有释放任何光影,只是在不断左冲右突,狂暴而鬼魅,附近的雷达也没有检测出任何异常电磁信号。冷静下来的费米观察力恢复正常水平,他很快就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细节。

    比如铁耕王非常擅长发现火力死角。

    学校里火力点都是经过高手精心布置,没有死角。但是因为警戒等级只开启三级,许多火力点没有激活,因此出现一些火力死角和真空地带。

    铁耕王非常擅长利用这些死角和真空地带,而几乎从来没有进入危险的集火区域。

    费米觉得难以置信,就算是身为老兵的他,都做不到这般地步。

    战术意识很难在课堂上或者训练场能学到,而往往需要经过大量的战斗才能不断积淀而成。它无法量化,却在战斗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比起相信一个未成年的学生拥有如此强悍的战术意识,费米更相信对方处心积虑,早就摸清楚学校火力点的分布。

    是阴谋吗?别的学校派来踢场子?

    费米摸着下巴,他的思路变得清晰,再看铁耕王的感觉立马截然不同。

    铁耕王看似是如野兽般四肢狂奔,实际上却是利用打桩器和双足充当发力点,来改变身形。越是仔细看,费米越是兴奋。

    铁耕王的姿势很别扭,非常不协调,但是变向的频率极高,有时甚至会在一秒之内完成数次变向,最重要的是,变向毫无规律可言。

    费米脑海中猛地蹦出一个古老的词汇

    ——无序波形跳跃。